稿件搜索
往期回顾
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宪法大纲起草内幕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5日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大礼堂旧址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江西瑞金诞生,这是十八年后的新中国的伟大预演。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党创建的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的宪法大纲起草于上海。

神秘的“归侨”

  1929年深秋,坐落于上海爱文义路的一座三层洋房(后为北京西路690-696号),入住一户“归侨”,他们就是扮成夫妇的林育南(曾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湖北省委代理书记)、张文秋(中共党员),他们身负重要使命。
  当时,在湘、鄂、赣、闽、粤、皖等省份,有18个区域、127个县成立了拥有1400多万群众的苏维埃政权;红军已扩展到14个军,近10万人。于是,创建苏维埃中央政府顺理成章。
  鉴于中共中央仍驻沪,也考虑到上海有人员集散和生活安排之便,一些筹备工作就在申城进行。不久,在林育南的积极筹划下,中华全国总工会在“赵公馆”举行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来自铁路、海运、矿山、五金、纺织等产业和上海、天津、山东、河南、福建、香港等地的工会组织代表出席大会;会上通过了《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宣言》等,建立苏维埃政权被确认为“中国工人在目前的革命阶段的最根本任务”之一。
  1930年2月,中共中央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发表宣言,决定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同时,委派林育南为秘书长,张文秋、彭砚耕为秘书。
  经过3个月的准备,5月5日至10日在“赵公馆”举行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预备会议,出席代表50多人,初步通过了一系列决议草案。为了确保安全,林育南、张文秋专门请一位老同志扮作“赵老太爷”,倘若发生意外,就让大家统一口径称是在搞祝寿活动。

特殊的“医院”

  1930年5月20日至23日,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在上海卡尔登大戏院(今长江剧场)后面的一座楼房(后为黄河路41弄2-8号)开幕,与会代表约五十人,其中有中共中央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代表,闽西、鄂东、左右江、湘鄂赣边、鄂豫边、赣西南等苏维埃区域的代表,红军各军和各游击区域的代表,各赤色工会和其他革命团体的代表。
  由于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涉及面广,事前可能走漏了一点风声。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兼江浙皖“剿匪”总指挥熊式辉命令手下特务倾巢出动,租界巡捕房的大批警探也四处活动,企图搞清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的确切会期和会场。
  为此,会议筹备小组和中央特科相关人员在“赵公馆”经过紧急磋商,决定险中求安,把会场放在闹市中心的楼房;至于如何伪装会场,大家觉得采用办旅馆、舞厅、咖啡馆的方法都不稳妥,因为那样难以回绝涌入的顾客;只有开私立医院比较合适,既有人上门却又不多,更可以找理由打发值得怀疑的对象。
  就这样,在5月中旬,卡尔登大戏院后面那座楼房挂出私立医院牌子,底层是“挂号”、“门诊”间(由中央特科成员驻守),楼上则有“病房”。据何长工回忆:在楼下放了许多汽油、酒精桶,以备不测;楼后租了一些汽车停着,万一敌人突然闯进来,就点燃汽油、酒精加以阻碍,使与会人员能从后门迅速撤离。
  在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期间,由项英、周恩来、李立三等13人组成大会主席团;与会者开展热烈讨论,通过一系列决议,并提议成立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简称“苏准会”),并在大会宣言中指出:“现在中国已明显的存在着两个不同的政权组织,两个不同的政治制度:一是豪绅地主买办资产阶级国民党的统治,一是工农兵士劳苦群众的苏维埃政权。这两种政权所代表的这两个不同的阶级的最后决战,将要决定中国解放和工农劳苦群众解放的命运!”
  因为安排得当、守护严密,直至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顺利结束,疯狂的警探们才发现会场位置,这时相关人员早已疏散。

默契的“家庭”

  1930年7月下旬,由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革命互济总会、上海总工会、反帝大同盟、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的代表在沪组成“苏准会”临时常委会,李求实任党团书记,林育南任秘书长,工作人员有张文秋、彭砚耕、李平心、胡毓秀、冯铿等。
  “苏准会”机关设于上海愚园路庆云里31号(后为愚园路259弄15号)。这里是林育南以化名“李敬塘”租用的,系一幢三层石库门房屋,面积162平方米。为了便于掩护,这里按照阔绰皮货商的排场来布置,并在表面像个“家庭”,工作人员对外皆称亲戚,如胡毓秀与林育南的妻子李莲贞以姑嫂相称,李平心、胡毓秀夫妇则以“李老板”的“表妹夫妇”名义寓居于此。“家庭”成员们志同道合,配合默契。
  “苏准会”临时常委会的一项极重要的工作,就是起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和一系列法令草案,林育南与几位承担任务的同志在庆云里夜以继日地忙碌。周恩来曾多次前来指导文件起草,对主要内容和具体条款都提出明确意见,还亲自动手修改;瞿秋白、李维汉、任弼时、恽代英、王稼祥等也对此十分关心,曾参与商量。
  1930年9月12日,“苏准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劳动法、土地法、经济政策等草案。9月19日,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发表社论《论召集全国苏维埃大会的运动》指出:“在我们今天的《红旗日报》上,我们见到了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的经过,决定了关于准备召集全国苏维埃大会的议事日程、中华苏维埃国家的根本法草案……这些决议,在现在全中国苏维埃革命猛烈发展的形势中,都具有了非常伟大的重要的政治意义。”

(摘自2012年11月15日《人民政协报》 朱少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