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搜索
往期回顾
大山“网”事传党音
——云南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综合平台项目观察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9日

“不用骡子不骑马,不走峭壁不攀崖,证件照片传上网,坐在家里等电话……”一句顺口溜道出了云南山区老百姓办证路上的可喜变化。

受自然条件和经济条件制约,基层党组织发挥作用不够、服务能力不强、群众办事不便的问题长期存在于边疆民族地区。如何破题?近年来,云南探索了一条依靠“互联网+党建”延伸基层治理触角的路子。一个覆盖全省的综合服务平台不仅打通了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巩固了党在边疆的执政基础,还让原本烂在地里的“山货”飞出了大山。

服务平台如何运转?大山又上演了一段怎样的“网”事?

党员教育管理

有了“千里眼”“风向标”

大理市下关镇荷花村大学生村官雷兴瑶打开综合服务平台的智能电视,十几名党员围坐观看全省“基层党建提升年”部署视频会议。此时,在昆明市的省级制播运维基地监控中心,荷花村点播学习视频的情况也在后台实时显示出来。

山高路远,居住分散,民族混居,如何及时有效开展宣传教育是一道难题。从2013年起,云南省委组织部对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络党建信息资源和国家农村信息化示范省项目进行整合,建起了集“党建资讯、党务管理、党员教育、政务服务、便民服务”五大功能为一体的基层综合服务平台。如今,全省建成16147个服务站点,100%覆盖所有乡镇(街道)和行政村(社区)。

“以前想了解新闻还要跑到镇上买报纸,现在在村活动室就能和省领导同步开会了!”77岁的荷花村党员杨湘说。

被译制成独龙族、藏族、佤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语言版的专题片、教育片通过一根网线、一台电脑、一台电视传送到村,党员在手机上下载“服务通”客户端即可收看,实现了电脑、电视、手机“三屏互动”,大事小情通过平台精准发送、传达到人。

党的声音,冲破山峦河谷的阻碍,第一时间传向城市、传向山区、传向895个沿边境一线村民小组。

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听到一段故事。一天,某县县委工作人员接到一名村干部的电话:“省里给村干部待遇每月每人提高了100元,啥时候能兑现?”工作人员疑惑:“我们还没看到文件,你们怎么知道的?”村干部说:“我是在综合服务平台上看到的。”原来,平台上的“一键发文到村”功能已经将省里相关政策文件第一时间传达到了基层。

政务环境更加透明,倒逼行政效率大大提升,在网上进行党务公开、政务公开,晒出了公信力,规范了基层的组织生活。

以前在大理、丽江等热门旅游地,一些新兴组织的党员教育管理还存在流于形式的问题。“站点平台建起后,连我们的非公支部的党员也来参加活动了。”说这话的是大理市喜洲村组织委员杜顺利。

喜洲村8个党支部中有一个发展民俗旅游的非公支部,原本不太重视党建的企业老板,看到综合服务平台红红火火的党组织生活,主动到村委会来取“党建经”,组织党员学课件、听讲话、加入洱海保护治理行动先锋队。“党员觉悟高了,环境好了,背包客去年给古镇带来超亿元的收入,这是党建送来的红利。”喜洲村党总支书记杨井岗说。

有了综合平台,党员的日常管理台账更清晰。在党务管理板块,记者看到党员花名册、党费收缴、“三会一课”记录、组织关系转接等基础党务数据,没按时交党费的分不同颜色标示,定期就有短信提醒发送到党员手机上。

在楚雄市,这些基础党务数据还应用到评价考核中。在楚雄市委组织部的运维平台上,工作人员展示了2016年各乡镇综合指数排名表,包括党务公开、“三会一课”、已发公文数等项目,排名靠后的乡镇一目了然。“通过信息数据的采样分析、研判预警,为组织部门决策提供了参考。”楚雄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

办事路上的天堑变成通途

家住楚雄市武定县大山坳里的李大爹没想到,两年前他走了7个小时山路还没办成的老年证,如今通过村委会的“一张网”,不出村就办好了。

跋山涉水、层层盖章、数次往返……以前山重水复的办事路,随着综合服务平台的建起,迎来柳暗花明。

为了让数据跑腿更大力度惠及山区,云南省委组织部与省人社厅、司法厅、民政厅、卫计委等单位合作,推动就业信息查询、网上代理办证等65类4760项便民服务事项进平台,行政村(社区)办理事项不少于40项,涉及基层常见的生育、医疗、养老等事项。

“现在有了综合服务平台,我这边填完基本情况后,传到古城区的服务平台,那边盖章审批后返回来,几分钟就办好了。”在丽江市拉市镇海南村的为民服务站,村民木森正在办理二孩生育证。他的爱人在丽江古城区工作,按照以往流程,两人需分别到工作单位或户籍所在地办理,耗时费力。

“人口多、变动大,因档案不全、丢失证件办不成的事很多。”丽江市开南街道良美社区居务监督委员会主任杨会成,谈起以前社区工作皱起了眉头。自从有了平台,57岁的他花了四年的时间自学电脑,录入社区2400多人口的信息,从拼音打字到文档处理、电子表格设计、扫描身份证,数字化办公能力几乎超过年轻人。

“厉害了,Word哥!”面对一句时髦的夸赞,杨会成会心一笑:“群众办事容易,俺们也有成就感。”

随着山区工业化和农村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牵动人心。丽江市古城区金山街道将金山劳务信息网与综合服务平台互联互通,不断扩展基层党组织服务功能,辖区内拥有一技之长的党员群众,经居民小组推荐、居委会审核、街道办事处复核后,推介上网找寻工作。

自从在网上晒出信息和作品后,壁画工李耀平接到不少外地订单,现在年收入翻了番,还带了四五个徒弟。他说:“工程多了,人不闲了,对街道党工委和办事处的工作更信任了,没想到互联网能带来这么多的实惠。”

“汲取孟连事件教训,变群众找上门为服务主动下沉,这是综合服务平台建立的初衷,人心安定边疆才能安宁。”云南省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负责人说。

位于昆明的省级制播运维基地监控中心实时滚动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全省已累计办结各类服务事项553万件,为群众节省办事费用近亿元,全省行政村(社区)均开通WiFi热点免费上网服务。数字见证着办事路上的天堑变了通途。

“互联网+”给山货插上翅膀

3月底,镶嵌在重峦叠嶂的山地和高原之中的坝子上莺飞蝶舞,数不清的山珍在孕育生长。但受地理因素的限制,很多山货出不了大山,偏远乡村仍面临较大的脱贫压力。

“互联网+”能否为脱贫服务?农村电子商务进平台的点子得到省委、省政府的认可,电商板块随之进驻综合服务平台,党员骨干担任电商代办员。采访中,不少村民笑言,为民服务站如今成为村里最热闹的地方。

过去一年,楚雄市吕合镇吕合村的村民最高兴的事就是村级为民服务站新增了“国资商城”的电商服务。农民不仅可以通过代办员在网上代卖农产品,还能请他们代买低于市场价的农耕物资、生产生活用品,所有服务全免费。

据云南省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负责人介绍,引入国资商城、农村淘宝等电商服务,一是为解决农副产品的上行销售问题,二是把优质低价的农资,如化肥、农药、农具等送到农村,实实在在为农民增收、省钱。

吕合村村民周世勤的荞饼通过国资商城平台,仅仅3个月,销售收入就比之前增加了两三万。同样得实惠的还有村民杨勤良,他的200多亩大蒜有了更广的销路,还申请到小额贷款。“不用自己跑腿,买卖东西更方便,实惠看得见摸得着。”杨勤良说。

播下一粒种子,迎来一片春意。“基层党组织+农村电子商务”的模式为农产品输送铺设了高速公路,国资商城、淘宝云南站、楚雄启迪K栈、南华野生菌信息港等电商平台与综合服务平台对接,全省入驻的商家达7300多个,乡村旅游、农村金融、交通物流被成功带活。

2016年5月,云南省委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印发文件,在全省开展“互联网+党建”行动计划,超前于《“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推动“互联网+党建”的要求,成为全国第一个在省级层面开展“互联网+党建”的引领样板。

一场春雨过后,大理市弥渡县莲峰村的梨花开满了整个山坡,种植户邹开文和李玉存到村委会商量降低物流成本的办法。再过半年,他们的红雪梨将搭乘电商快车卖到北京、卖到上海、卖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本版照片由云南省委组织部提供)

一条条“信息高速路”铺向云岭大地,连通乡村末梢,打通联系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元江县龙潭社区通过综合服务平台将党务、政务、服务下沉到村,实现事在村办、证在村拿、问题在村解决。

弥勒市竹园镇矣果村农业合作社对上行农产品进行检测。

武定县农民群众通过综合服务平台将农产品销售到城市社区。

昆明市西山区团结街道妥吉社区百王寨农民合作社开展编草席技能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