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搜索
往期回顾
新中国国家卫生防疫机制的建立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0日

卫生防疫队给儿童注射疫苗。

新中国成立初期,在面临经济、政治、军事等严峻考验的同时,也面临着各种急慢性传染病、地方病流行和肆虐的严重挑战。正如时任卫生部部长李德全所述:“天花、麻疹、斑疹伤寒、回归热、黑热病等几乎遍及全国”。

新中国初期的疫病流行,引起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1949年10月察哈尔省察北专区鼠疫暴发和蔓延后,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召开紧急防疫会议,决定了各项紧急措施。毛泽东指示:“必须把卫生、防疫和一般医疗工作看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极力发展这项工作。”“全国各地普遍注意疫情,有疫者治疫,无疫者防疫”。

党和政府深入分析研究疫情发展趋势,在以预防为主的工作方针指导下,发布了大量的卫生工作指示及卫生防疫法规。例如,为加强对各地防疫工作的指导,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卫生部联合发出《关于预防霍乱的指示》等。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发出了《种痘暂行办法》《关于对血吸虫病防治工作的指示》等。1955年国务院批准颁发了《传染病管理办法》,把当时流行比较严重的各类急慢性传染病定为甲乙两类共计18种,依法进行管理。

在应对严重疫情和各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过程中,党和政府探索形成了不少行之有效的做法,逐步建立了一套卫生防疫机制。

成立疾疫防控决策领导机构。1949年10月察北鼠疫暴发后,党中央、政务院迅速成立由政务院副总理董必武、北京市市长聂荣臻及中央宣传部、铁道部、卫生部、公安部等部门负责人参加的防疫委员会,统一组织和领导察北防疫工作。为加强对“流行最严重,危害最剧烈,流行因素复杂,防治工作艰巨,涉及部门多、地区广的寄生虫病和地方病”的防治力度,党和政府还设立专门的防疫领导机构。1955年成立中共中央防治血吸虫病九人小组以及血吸虫病防治办公室,具体领导和指导各地血吸虫病防治工作。

建立卫生防疫队,支援并指导疫区具体防疫工作。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成立后,迅速组建了中央防疫总队,下设6个大队,经过一个短时期的政治学习和技术培训后,即前往河北省的宁河县、宝坻县,天津一带的潮白河施工区,皖北的泗县、泗洪、五河,苏北的淮阴、沭阳,平原的梁山、南旺二县重灾区,黄泛区的西华、扶沟、淮阳、尉氏等地,结合当地情形开展卫生防疫工作。

实行疫区封锁和国内交通管制。1949年10月察北鼠疫疫情扩散和蔓延后,立即采取了疫区封锁、划定大小隔离圈的办法,迅速建立东起多伦西至化德与沿外长城的两道防线,两防线之间地区为绝缘带严禁通行,封锁疫区、疫村、疫户,禁止人员外出,成效颇为显著。此后,东北、内蒙古等发生疾疫大规模暴发和流行的地区一般都根据疫情不同情况,采取相应的疫区封锁和交通管制办法,防止其迅速扩散、蔓延和流行。

建立疫情报告制度。该制度规定凡诊治病人的医务人员,检验、检疫、防疫人员,村屯的乡村医生和卫生员,均为法定疫情报告人,病人家属和干部、群众均有报告疫情的义务。县以上的疾疫防治专业机构要有专人负责疫情报告和统计工作。这就形成了一个将疫情通过街、屯(卫生组长、卫生员)—村(农村医生)—乡、镇、区(防疫医生)—县疾疫防治站—地、州疾疫防治站—省疾疫防治所(站)的报告程序。

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新中国初步建立起了一套颇为成功的卫生防疫机制。在这一机制的有效运作下,各种急慢性传染病、寄生虫病及其他地方病等发生与蔓延的情况逐步降低甚而绝迹。用了短短的五年时间,就控制了鼠疫流行。天花在全国除少数边疆地区个别发生外,几近绝迹。其他一些传染病如斑疹伤寒、回归热、黑热病、钩虫病、血吸虫病等也得到了有效控制,全国城乡人口逐步上升,改变了近代以降中国人的卫生和文明形象,大大提升了中国人的身体及精神素质。

(摘编自3月11日人民网 李洪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