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搜索
往期回顾
延安整风运动实现思想和行动统一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8日

毛泽东作整风报告。(油画)

1942年春,首先在延安开始的整风运动,是在全党范围内开展的一次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塑造了中国共产党人独特的人格力量,是加强党的建设的成功实践和伟大创举,对于全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实现全党思想和行动的统一,具有极其重大和深远的意义。

加强学习:思想和行动统一的基本前提

1937年11月29日,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中央负责人在延安迎接王明回国。这是毛泽东与王明的第一次会面,在欢迎会上,毛泽东说王明回国是“喜从天降”。但是,王明却以共产国际“钦差大臣”自居,一回到延安就到处发号施令,提出了“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右倾口号,给党内思想造成混乱。王明从过去的“左”倾错误又跳到右倾错误,主要原因就是不从实际出发,照抄照搬书本知识,教条地对待共产国际的指示。

学习是前进的基础。1938年秋,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任务。会后,党中央开展了一次学习运动,强调要把全党变成一个大学校,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学习党的历史。然而,这时党内的教条主义还在作祟,学习活动并不顺利。1940年3月,王明把自己在1931年所写、集中反映他的“左”倾错误观点的《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一书在延安重印,并在序言中为过去的“左”倾错误作辩护。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新四军损失惨重。毛泽东痛心地指出,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有同志没有把普遍真理的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联系起来”“没有了解中国革命的实际,没有了解经过十年反共的蒋介石”。为了统一党的思想,毛泽东要求把反对教条主义的问题提到党性的高度来认识。延安整风运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展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整风学习,解决党内的思想认识问题,提高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水平。

延安整风运动始终以学习党中央规定的《整顿党的作风》等22个文件为主要内容,有阅读能力的党员干部逐渐精读,并撰写笔记,《解放日报》等报刊还发表了许多党员干部整风学习的总结和心得体会,形成了浓厚的学习氛围。通过学习和讨论,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大大提升。周恩来在延安整风运动后期指出:“党内思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解放出来,这是毛泽东同志领导整风学习的结果,是思想上很大的进步。”

自我批评:思想和行动统一的重要法宝

早在1941年9月,党中央便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许多人充分发扬自我批评精神,认真检讨了自己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为在整风运动中开展自我批评树立了榜样。

整风运动开始后,也有一些人没有深刻认识到整风运动的真正意义,误以为整风就是整领导。一些单位办墙报,以嘲讽谩骂的方式批评延安存在的某些具体现象,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当时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这个根本问题转移到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一天晚上,毛泽东来到中央研究院,借着马灯和火把的光亮看墙报。阅毕,他认为,这样下去整风学习不能达到预期目的,并在深思熟虑后指出“思想斗争有了目标”。

文艺界思想活跃,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比较突出。为深入了解实际情况,毛泽东专门腾出大量时间与文艺界的朋友交换意见。性情孤傲的萧军因为工作中的矛盾想离开延安,毛泽东知道后便与他诚恳交谈,后来又给他写信坦言:“注意自己方面的某些毛病,不要绝对地看问题,要有耐心,要注意调理人我关系,要故意地强制地省察自己的弱点,方有出路,方能‘安心立命’。否则天天不安心,痛苦甚大。”1942年5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文艺座谈会,毛泽东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阐释了革命文艺为人民服务的根本方向。萧军评论道:“毛泽东看问题深刻,文艺界那么多问题,他一抓就抓住了。”座谈会后,文艺界进行了认真的整风学习,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收到了显著成效。

整风运动的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揭发、批判错误如同医生给人治病,不是为了把人整死,而是为了救人,使犯错误的人变成好同志,借以达到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这样两个目的。在党的七大上,毛泽东还动员大家把王明、博古选为中央委员,充分体现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经过延安整风运动,党员干部端正了思想方法和政治路线,深刻认识了党史上的重大路线是非,使党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和统一。 

科学理论:思想和行动统一的根本指针

遵义会议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当然,毛泽东领袖地位的确立也有一个过程。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时就说,“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会议时,由于王明的回国,进攻中央路线,结果中断了遵义会议以后的中央路线。十二月会议我是孤立的。”据李维汉回忆,毛泽东当时曾表示:“我的命令不出这个窑洞。”

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是一个重大转折。六中全会前夕,党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刚从莫斯科回来的王稼祥在会上传达了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的口信:“应该支持毛泽东同志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他是在实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其他人如王明,不要再去竞争当领导人了。”李维汉后来曾回忆:“季米特洛夫的话在会上起了很大作用,从此以后,我们党就进一步明确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解决了党的统一领导问题。”

党的六届六中全会虽然进一步巩固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但因为没有解决思想路线问题,没有对历史上的路线是非问题进行深刻总结,教条主义的影响仍然存在,所以毛泽东思想还没有立即成为全党的指导思想。但是,经过延安整风运动,全党通过认真学习党史,对党史上的路线是非有了深刻认识和科学总结,故而自此,毛泽东的领袖地位得到全党同志的衷心拥护,大家也开始高度认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任弼时在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上曾坦率地谈及他对毛泽东的认识过程:“皖南事变后毛泽东对政策的掌握,直至整风中的思想领导,使我产生了佩服和信赖。”邓小平也曾明确指出:“没有那次整风,打败日本侵略者,打败蒋介石,是不可能的。”

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高度评价了毛泽东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肯定了确立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的重大意义,增强了全党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团结。在此条件下,党的七大正式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体现了全党在思想上、政治上的成熟。

(摘编自《党建》2022年第3期 王炳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