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要闻要论
新时代的奋斗者21:西口“小老杨”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打印]

“杨书记,找我?有啥事咧?来来,进屋说。”看到村支书杨再茂迎面走来,刘世俊热情地招呼道。

搬迁后,刘世俊的新家就建在“杀虎口”城墙下的街道旁,青瓦白墙,绿树掩映,四间房敞亮舒适。

“今天会从县里来一批特产,你帮着摆到村里旅游商店的货架上吧。”“行,没问题!”

去年,杀虎口村率先成立了山西朔州市首家生态旅游专业合作社,全村35户贫困户51名贫困人口全部参社。合作社建起了旅游商店,承担了杀虎口景区停车场收费管理、环境卫生保洁、绿化美化等工作。平时,刘世俊在景区帮忙打扫卫生,额外添得一份收入。

“跟着杨书记干,错不了。”刘世俊对这位“啥事都能带头”的村支书打心里佩服,只要杨再茂吆喝干什么事,他都是一口答应。

杀虎口村,因村中有著名的关隘——杀虎口而得名。边塞要冲,西口故里,挡不住历史更迭的脚步,城墙沙埋,一代雄关成了北方古长城脚下一个破败的村庄。

1992年,24岁的杨再茂当选村支书的时候,右玉县经过40多年的植树治沙,贫瘠的山坡上扎根下了一棵棵小老杨。这种树学名小叶杨,根系深长,耐寒耐旱,顽强生长的她们为右玉锁住了漫天黄沙,杀虎口也得以重现清风朗日。

“种地的收成仅够基本温饱,有些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更别提攒一点余钱。”看着穷得叮当响的村民,杨再茂急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一次,去县城开物资交流会,会场熙熙攘攘,杨再茂发现冻羊肉的交易火爆。“嘿,这养羊有市场!”杨再茂的心刹那就亮了,当天,骑上摩托车,家也不回了,直奔毗邻的内蒙古林格尔县买羊。

“买了50只羊,一只205块。”羊买回了,村里人却不看好:“能养活吗?”“要是养不活,钱就都赔了啊,我们可赔不起。”没有人愿意跟着一块养,杨再茂不再劝说,一个人闷头精心地喂养起这50只羊。一年后,所有羊不仅存活,还生下了50只羊羔子。

“转手一卖,就挣了一万多块。”看到挣钱,有村民动心了,纷纷找上杨再茂,也要养羊。如今,“右玉羊肉”已是一个驰名省内外的品牌。

但养羊终究是个辛苦活儿,不成规模,靠天吃饭,朝不保夕,杀虎口村就像荒废城墙上冒出的黄草,执着而努力,却找不到生长的绿源。

转机突然来了。右玉县委、县政府为了保护杀虎口,决定成立杀虎口旅游区,并对古长城进行大规模修缮。开发生态旅游资源,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眼看脱贫的曙光照进杀虎口村,杨再茂没想到,这束光芒差点擦身而过。

村民的院子大多紧挨杀虎口门楼,成立旅游区意味需要集体搬迁。“不搬不搬。我那是正房,朝向好,位置也好。”刘世俊一听要拆祖上传下来的院子,立马跳起脚来。

“你看看,你这土坯房,破得不成样。拆了,政府按人头1人补贴3400多元,五口人就是17000多元,加上旧房折价19000元,新房四间房80多平方米,你出34000元,还能剩下2000多元。”杨再茂苦口婆心地给刘世俊算起这笔“搬迁账”:“你再想想,等旅游区建起来,到时挣钱的门路就多了,好日子在后头呢。”

可刘世俊想来想去,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万一拆了房,以后没人管,可咋办?”正犹豫着,却听到消息:村支书杨再茂已经开始拆自己家院子啦。刘世俊和媳妇一合计:“书记都拆了,这事能行!咱也同意拆吧!”

晚上从地里回家,刘世俊正惦记着去找杨再茂,就听见门“吱呀”一声,身材高大的杨再茂弯着腰进屋寻他来了。

连着几天,杨再茂和村干部们没日没夜地走门进户,一遍又一遍地动员说服,熬红了眼睛,磨破了嘴皮。最终,107户村民都同意搬迁,整修杀虎口旅游景点的工程得以顺利进行。

新城楼巍峨雄伟,楼前街道两侧仿古民居错落有致,松柏亭亭玉立,村民喜气洋洋地搬进了新居。可杨再茂脸上的笑容没挂多久,村民就找来了。“杨书记,呆在这景区能干啥?挣不到钱,一家老小干瞪眼要喝西北风咧!”

原来,风景区刚成立,名声还没打响,“旅游财”没着落,村里大部分的土地又流转搞绿化,为了生计一些村民出去打工,大多数人则闲了下来,整天无所事事。

“有人啥都好办,没人一事无成。”因为早年有做批发生意的经验,杨再茂觉得不如先从村民身上下功夫。他一边建议风景区管委会加大景区宣传力度,一边发动村民把自家种的当地特产、山上采的干果拿到街上卖,会做凉粉的到路边支摊,有剪纸、柳编手艺的做工艺品,自己带头开起了超市、饭店、家庭旅馆。

果然,游客渐渐多了起来,村民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李婶家的凉粉摊,“五一”三天挣了8000多元,笑得合不拢嘴。开饭店的梁国栋两口子忙得脚后跟朝前,一年能挣五六万元。

“现在村里开超市和饭店的有20多家了,办家庭旅馆的七八家。贫困户的就业也跟着解决了,会做饭的去饭店掌勺,家里有驴的套上合作社的观光车就可以载游客……去年我们村如期实现了脱贫摘帽!”站在杀虎口城楼上,俯瞰景区,西口古道,韵远悠然,伴着艰苦岁月,杨再茂也从“小杨”变成了“老杨”,深深扎根在村民心里。

(本网记者 黄欢;编辑 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