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2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中央红军在长征路上如何过春节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30日 [打印]

中央红军在长征路上度过的那个春节,是公元1935年2月4日,农历乙亥年(猪年)春节。在本该万家团圆的日子,辞旧迎新的烟火并不能冲淡浓烈的战场硝烟。

年关将近,土城血战

1935年1月下旬,猪年春节将至,红军队伍中却笼罩着低沉的气息。

红军的前方是沿长江设防的川军,身后是追击而来的国民党中央军。红军与参与追堵的国民党军之间的力量对比极为悬殊,为3万∶40万。

隆冬时节,缺弹少衣,冰冷的雨水浸湿战士们单薄的衣衫。即便不打仗,红军的日子都很艰难。

此时,中央红军东去湘西与贺龙、萧克的红二、红六军团汇合的计划早被敌人窥破,而地贫人稀的黔北又难以建立根据地。

1935年1月20日,中革军委下达《关于渡江的作战计划》,旨在使红军能够悄然过江,摆脱围追堵截。

29日拂晓,红军从土城的多个渡口迅速渡过赤水河。“四渡赤水”的序幕就此拉开。这时,离猪年春节还有6天。

一样的春节,不同的心境

1935年2月3日,渡过赤水河后疲惫不堪的红军再次笼罩在失败的情绪中。除夕晚上8时,随中央纵队行动的干部休养连在寒风细雨中跋涉70多里山路,才从风水桥到达石厢子。许多红军指战员是在行军途中辞旧迎新的,干部休养连也没有心思搞什么春节联欢会了!

除夕的夜幕降临,中央纵队的各个炊事班也开始忙着做“年夜饭”。红军在相对富庶的土城筹集到不少食物,到石厢子后又没收了当地民愤极大的彭姓、周姓两家土豪的粮食、财物和年货。这些东西先由穷苦乡亲分享,再由没收委员会根据需求分配。驻守在离石厢子10多里的红一军团将吴桥镇团总吴联山家的肥猪杀了,特意挑选精华部分送到中央纵队。负责中革军委首长伙食的军委三科炊事班做出了“丰盛”的年夜饭,有油亮亮的腊肉,有肥瘦相间的红烧肉,还有卤水大肠……做好后分送到各位领导人住处。毛泽东则显得比其他人“特殊”,多了一份辣椒,却把腊肉送给了伤员。穷苦的群众则集中在坝子上吃了一顿“开心饭”。

中央领导们的心思当然不在年夜饭上,匆匆吃完年夜饭就集中到一起开会,开始研究中央红军的行动方针、中央苏区的问题、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等等。从傍晚开到大年初一凌晨,中央领导们以通宵会议完成了除夕“守岁”。

2月5日,大年初二,中央纵队到达云南威信县水田寨附近名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博古交出了装有文件、材料、公章等象征着中央最高“权力”的几副挑子。

2月6日,大年初四,中央红军到达扎西镇,并在这里停下了一路向西的脚步。因为是春节期间,各部队负责民运和筹粮的干部们四处奔走,试图尽可能地让官兵们吃上一顿饱饭。

大年初五,中央政治局在大河滩召开会议,正式通过张闻天起草的《遵义会议决议》。

中共中央政治局1935年2月5日至9日在扎西境内连续召开的这些会议,统称为“扎西会议”。扎西会议实际上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最后完成。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和遵义会议决议的正式成文,都是这次会议最后完成的。

(摘编自新华网 肖石忠 梅常伟 孙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