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港珠澳大桥建设者——
创新为杆 撑起跨海天堑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打印]

2018年2月6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完成交工验收,跨越伶仃洋牵起三地之手,撑起粤港澳大湾区的脊梁。这一天,距离项目启动整整15年。

被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港珠澳大桥,集桥、岛、隧于一体,全长55公里,是中国交通建设史上里程最长、投资最多、设计施工难度最大、建造标准最高的跨海桥梁。

15年间,百余家单位、两万多人参与大桥建设。每个细节都足以决定大桥命运的情况下,是什么支撑他们完成了令人惊叹的“共走钢丝”?还走出了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最美职工和一批大国工匠?

担当,奠定大桥之基

今年4月2日,港珠澳大桥进入模拟运行阶段,大桥管理局局长朱永灵那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工程风险基本消除了,心里压力就小多了。”这位媒体眼中的“神秘大咖”,终于同意接受采访,“大桥没竣工,我说话也没底气。”

从前期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到管理局局长,朱永灵参与了港珠澳大桥的每一步成长。“施工难度大,不确定因素多,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作为这个超级工程主体部分的总指挥,朱永灵常要面对“很难拍却不得不拍的板”。

2013年5月2日,岛隧项目开始安装首节沉管E1。重达五万吨的沉管,从浮运、沉放到对接,经过反复论证的方案能否经受实践检验,在此一举。然而,经过两次对接,E1沉管与西人工岛暗埋段的吻合精度均未达标。此时,安装已经进行了80多个小时,所有人员的生理和心理状态都已濒临极限。

怎么办?海上施工的气象窗口期快过去了,再尝试一次可能因风浪造成船毁人亡。将就装上,虽然实现了不漏水,但今后可能是整个工程的致命缺陷。两种意见争执不下。

凌晨2点多,为了减少现场人员压力未上施工船,一直在西人工岛等消息的朱永灵,接到通知后立刻赶到现场。“一上船就看到船舱里横七竖八躺着一堆人,大家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朱永灵听完双方的意见,思考了许久,艰难作出了最终决定:“不能留下终生遗憾,还是再试一次。”

对沉放操作适当调整后,第三次安装成功了!一瞬间,鏖战了96个小时的工作人员困意全无,欢呼声响彻伶仃洋。

从管理者到工程师,从工程监理到一线施工,从技术支持到后勤服务,一个个建设者的担当奠定了大桥之基。

创新,筑就大桥之魂

岛隧项目是大桥的控制性工程,由一条6.7公里沉管隧道和两座外海人工岛组成。

与传统工程的设计、施工分别招标不同,岛隧工程项目采取的是设计施工总承包模式。“由承包方统一协调各环节,避免了设计和施工的脱节,能够降低风险、提高效率,但业主要向承包方让渡一些权力,这就需要信任和胸怀。”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告诉记者,“岛隧工程胜利完成,这个模式立了首功!”

作为我国建设的首条外海沉管隧道,也是目前最长的公路沉管隧道,岛隧工程对技术的要求可彪炳中国工程史。工程总量中,约有一半需要突破现有技术界限,15%必须进行技术创新。

在负担不起国外机构高价咨询费的基础上,林鸣团队在国家交通、海洋、航天等各部门的携手相助下,以64项技术创新和400多项发明专利、新型实用专利,圆满完成了岛隧工程。

有的创新纯属意外。E15沉管安装过程中,曾两次因基槽回淤严重被迫返航。项目部没有气馁,而是集结国内对珠江口水情长期跟踪研究的泥沙专家,与相关单位成立隧道基槽泥沙回淤专题攻关组,“顺藤摸瓜”找到了上游的七八十条采砂船。

工程师们并不满足,还大胆提出了建立回淤预测预警系统、研制深水高精度清淤设备的设想。在中交四航院、上海振华重工集团海工机械研究所等单位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这两个设想几个月内便成为现实。

“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超越了之前任何沉管隧道项目的技术极限。因为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的建设,中国从一个沉管隧道建设技术的相对弱国发展成为国际隧道行业沉管隧道技术的领军国家之一。”荷兰TEC公司首席隧道专家汉斯·德维特如此评价。

合作,共创大桥速度

“完蛋了,肯定要打架。”一想到桂山岛沉管预制厂里有两支队伍,共用一个车间、生产同一产品,林鸣就很揪心。

工程量大、工期紧张,一支队伍难以独自完成。怎么办?林鸣专门给沉管预制厂配备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总厂长,协调两支队伍。

桂山岛原本是废弃的采石场,被改建成了沉管预制厂。共同在岛上守了两年后,两支队伍不再互打小报告了,反而迸发出你追我赶的工作热情。

作为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建设过程中从全国各地、甚至全球各处招揽“多兵种”、组成“集团军”。严苛要求和庞大体量下,有效合作至关重要。

为统筹各方力量,管理局牵头成立了港珠澳大桥建设工程工会联合会,组织各参建单位、各工区开展劳动竞赛,通过树典型、立标杆,掀起比学赶超的建设热潮。2013、2017年,中华全国总工会分两次对大桥劳动竞赛进行总结表彰,共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状13个、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4个、全国工人先锋号37个。

从2010年12月28日打响沉管预制厂建设第一炮,到2017年5月2日最终接头沉放完毕,沉管预制、沉管安装等环节的建设速度刷新世界纪录。“不可思议”,林鸣用这个词形容岛隧工程7年建设历程。

奉献,凝聚港珠澳大桥人

“他能在船上坚守三年,你嫁给他完全可以放心。”2014年8月1日,一场别开生面的求婚仪式在大桥建设一线的抛石整平船上进行。男主角刘明是船上的一名工程师,因为整平船负责全部33节沉管的碎石基床铺设,常年飘在海上,繁华都市近在眼前却无法上岸。

对于港珠澳大桥建设者来说,需要精湛技艺,更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心性。大国工匠管延安,五年经手拧好的螺丝超过两万颗,至今保持着零失误的纪录。中国工程设计大师孟凡超,在工地突发急性阑尾炎被送到医院,做完检查等着做手术的间隙还不忘安排工作。

与其说奉献,大桥建设者更愿意说自豪。“这个工程在思维、技术、管理方面的突破,是因为恰逢国家复兴时代,软硬件都实现了提升。如果放在10年前,不可能做到这个水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张劲文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如今,大桥完成交工验收,建设者多已离场,奔赴新的工程。连大家的理发、洗澡问题都亲自督办的林鸣,却不愿谈告别。一幅画面牢牢印在他的脑海:曾经,一条工作船结束任务离场前,林鸣到船上看望大家,回程时船已开出百米远,他回头发现大家还站在甲板上向他挥手。于是,他调头折返,围着将要离场的工作船绕了三圈才缓缓离去。


国家利益面前,我们都是“港珠澳大桥人”

从一个构思大胆、设计施工全国最难的桥梁项目,到一座壮观可见、长度世界第一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是千千万万“港珠澳大桥人”的泣血之作。一线的设计施工者、外围的组织保障者、社会的支持关注者,共同锻造并弘扬“客观科学、不负众望,实事求是、敢于担当,宠辱不惊、奉献至上,理性沟通、合作共享”的港珠澳大桥精神,并凭此成就了这个“超级工程”。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以下简称大桥局)的前身是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前期办),只有13个人。他们本在原单位身居要职,却为了一个“大桥梦”携手走过了最艰难的6年半,推动大桥从一纸设想到破土动工。

“立项初期,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各方意见不统一,很多地方达不成共识。”原前期办主任朱永灵对记者坦言,“好几次都觉得坚持不下去了。”

有一次,他当真挨个找前期办的同志谈话:“我在交通系统工作这么多年,了解你们的能力特长,帮你们推荐个合适的单位,大家散了吧。”朱永灵在心里盘算着,“把大家安排好,我也离开前期办。”可没成想,“元老”们愣是谁也不肯走,反倒劝他“再坚持一下”。

如今已是大桥局局长的朱永灵,回想起这段往事仍不禁眼眶泛红。“这股子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一直延续到大桥建设中,影响带动了整个队伍。”朱永灵将其归为港珠澳大桥精神的起源。

相比站在聚光灯下的设计施工者,外围的组织保障者在“港珠澳大桥人”群像中常被忽略。海事部门的大桥办便是“幕后英雄”之一。

珠江口是全球最繁忙的水域,每天航经船舶4000艘次、高速客船航班500艘次,一年中台风、大雾、寒潮等季节性极端天气达200多天,系我国“六区一线”水上安全监管重点水域之一。在这样的条件下,大桥施工进度要保证,而且航道不能断、飞机不能停,海里的中华白海豚更要保护,对海上交通安全的组织管理和保障等要求之高刷新纪录。

在没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海事部门特事特办,相继成立了交通运输部海事局港珠澳大桥建设水上安全监管领导小组和广东海事局港珠澳大桥建设水上交通安全监督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均设在广东海事局并合署办公,简称大桥办。

为了服务好“水上超级工程”,海事部门打破传统海事行政区划,将分散的港珠澳大桥建设所涉相关海事事权集中收回,优化整合后再授权广东海事局统一行使。不但将大桥办的办公地点直接搬到了大桥施工总营地,还设立了中国第一个海上海事处。

被称为水上交通“大动脉搭桥手术”的航道转换,是大桥办的家常便饭。将分散的船舶流从22.9公里的可航水域,逐渐汇集到4条宽约0.546公里的临时航路,通航水域压缩至四十二分之一。“每一次调整,都是举步维艰、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施工混乱、交通无序,进而造成水上交通事故。”大桥办常务副主任梁德章说。

八年施工期,水上交通零伤害、零污染、零事故。“是港珠澳大桥精神造就了奇迹,凭借科学、担当、奉献、合作,一次次化险为夷。”梁德章告诉记者,“首次沉管回拖的惊心动魄,这辈子都忘不掉。”

2014年11月16日约19时,E15沉管安装期间的封航已结束,积压的船舶开始大规模航行到相关水域,前方却传来沉管必须回拖的紧急消息。

沉管回拖,单是海上浮运就需约8小时。变幻莫测的海上,8个小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沉管造价上亿元,一旦损坏就要重新制造,资金不说,工期也耽误不起!来不及迟疑,大桥办紧急协调10艘海事警戒船艇,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17日19时,沉管回拖开始编队。暗夜中的海事执法编队,排兵布阵沉着有序:指挥船担任开道先锋,三个预警组的5艘船组成护卫舰队,另外4艘船值守核心警戒区。

天黑之后保障难度更大,除了正常航行的过往船舶,还要及时拦截因不按规定航行或停泊,即将影响沉管浮运编队的船舶。在6级风浪的颠簸下,海事人员依然把眼睛瞪到最大,努力发现可疑船舶。小船被发现时,往往已经离编队很近了,警戒组迅速拦截,防止小船冲击编队。直到第二天16时,沉管终于安全归位!

五湖四海的大桥建设者,因桥而聚;大江南北的技术保障者,因桥结缘。只要祖国有召唤,港珠澳大桥精神同样能感染社会各界:“国家利益面前,我们都是‘港珠澳大桥人’!”

E15沉管安装中遇到的回淤,经专家组研究,是上游采砂造成的。然而,该区域的采砂企业都是合法的,而且是整个珠三角的砂源。面对港珠澳大桥这个国家工程,广东省政府快速协调,各方积极响应,短短两天时间,两百多艘船全部暂停采砂,大桥施工顺利继续。

“这也就中国能做到,如果事情发生在国外,早就停工了。”这一举动所彰显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让参与项目的外国专家备受震撼。

(本网记者 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