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6日 星期二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小街道怎样撬动大机关
——武汉以党建为抓手融合“条条块块”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6日 [打印]

在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道北环路社区,不少社区党员和居民时不时去省直机关大院开个会。原来,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正在建,开会和组织活动没有场所,辖区内的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拿出会议室帮他们解了围。“每次连桌牌都帮我们打好。”社区党总支书记王凤说。等到社区的党群服务中心建好,也将解决人社厅干部职工孩子放学无人接的烦恼,二楼的“四点半学校”会是孩子们的好去处。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形容城市街道社区与驻区单位的关系并不为过。城市化进程加快,昔日小街道,如今大城区,街道逐渐成为基层社会治理前沿阵地。尤其是省会城市,集中了大机关、大院校、大单位。街道社区与驻区单位如何相处?矛盾问题如何调解?资源如何共享?武汉市正以党建为抓手,加强街道党工委统领统筹能力,打破过去这种条块分割、横向不通的情况。

机制顺了,就像“蜂窝煤”对上了眼儿

今年春节前,北环路社区发生了一件令人棘手的事。一位家长把3岁的孩子送到省第二幼儿园上学,连着一个星期再没露面,孩子只能由老师轮流照看。

园长找到社区求助。社区党总支书记王凤赶紧先去看望孩子,跟社区民警、水果湖街司法所所长、驻社区律师共同商讨解决方案,多方联系孩子的家人。

原来,孩子父亲去年冬天去世后,家人之间产生矛盾,社区调查到,孩子姑妈是辖区单位的一名干部,开始态度也比较强硬。社区耐心调解,同时讲明政策:街道上实行在职党员社会信息反馈制度,这种情况,可发函反馈给单位。经过社区调解,孩子终于在年前回了家。

要知道,水果湖街道可是“荆楚第一街”,是湖北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大机关、大单位集中,一个街道社区能“管”得了机关党员干部,这在以前难以想象。

过去,街道职能虚、权责不匹配,“小马拉大车”。“要让街道聚焦主责主业,重构体制机制,发挥街道党工委领导核心作用。”武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杨汉军说。

武汉在街道实行“大部制”,原来一个街道十几个科室,现在变成“4+2”的机构。全市统一设置党建办等4个办公室,街道可再自主设置2个办公室,明确党建办专门负责区域化党建,党建工作由过去一两个人抓,变成了一群人抓。

大量公共服务职能上收到街道。每个街道建设1-2个政务服务中心,大量社区办不好、也不应由社区办理的公共服务职能,收归街道政务服务中心统一办理。改革后,街道直接办理的公共服务事项达百余项,其中40%立等可取。

再一项是给街道赋权。赋予街道党工委对职能部门派驻机构相应的考核权、财政权、用人权和辖区规划建议权,给街道统筹条线资源配置“杀手锏”。区级行政执法力量实行“区属、街管、街用”,党组织关系划归街道。

“区里开会摆桌牌,以前是部门摆前面,现在是先摆街道的,街道一把手的任用也要报市里备案。”武昌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勋盛说,街道的地位大大上升,抓党建也理直气壮。

上述行政层面的赋权,统筹的是本区本街道的资源。那么,街道跟其他没有隶属关系的单位,比如省市直机关、省属市属企事业单位,靠什么统筹?

靠党建。“过去,一名党员带着组织关系从上海到延安,会被自然接纳。现在,不同单位党组织之间只隔着一道墙,却老死不相往来。”张勋盛认为,应以街道为核心,以党建为纽带,打通组织经脉。

武汉市在组织设置上,纵向到底,实行“社区党组织—网格党支部—楼栋党小组—党员中心户”组织架构;横向到边,普遍成立街道“大工委”和社区“大党委”,单位党组织负责人兼任委员,单位支部进网格,在职党员到社区报到。

理顺党组织隶属关系,同时健全共建责任约束机制,就像“蜂窝煤”,眼儿对上了,炉子才能烧得旺。

条条和块块,在哪里交叉,就在哪里着力

前不久,在江汉区唐家墩街道,一位社区党组织书记给辖区内局级单位上了一堂党课。那天,武汉市工商局主动邀请所在的天门墩社区党委书记郑青霞,给机关干部讲讲“时间都去哪儿了”,一同参加的还有几家共建单位。

党课上,郑青霞讲述了自己一天的工作安排。“她一天的工作量是我们的好几倍!一名社区书记,工资不高,服务群众的劲头却那么足!”听完后,机关党员很受教育。这样的联合党课,在社区里时常开展。

区域化党建兴起之初,有的单位不以为然,“街道的事我们掺和什么”“一个局级单位,为什么要听街道的”。随着共建深入,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首先是有了组织纽带和约束。参加街道社区工作情况成为创建文明单位、党建考核的指标之一。“刚开始,共建多是义务性的活动,去不去没人管得着。现在有了约束机制,各单位党组织不能不参与了。”省直机关工委专职副书记刘晓刚说。

共建的内生动力也正在被激发。江汉区委组织部副部长余志刚发现,区域化党建做到一定程度,不能单纯地用文件推动,要解决内生动力的问题。许多单位渐渐意识到,大家是同一区域不可分割的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谁也离不了谁。省人社厅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黄励介绍说:“现在,区域化党建已经成为我们机关党建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动力哪里来?来自于找准契合点。条条和块块,在哪里交叉,就在哪里着力。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位于唐家墩街道唐蔡社区,周边居民看病挺方便。但是,院里的医生一直有件苦恼的事。由于病人较多,停车场先紧着病人用,医生找不到停车位,一般不敢开车上班。没通地铁的时候,上班交通真是个愁人的事。

社区居民白天上班,有不少车位空出来。社区党委了解到医院的困难后,将社区白天闲置的车位分享给医院使用,解决了大问题。有时候医院出现医患纠纷,社区就腾出间屋子让双方坐下来好好说,社区里还有公益律师,一起帮着化解矛盾。医院也积极服务街道社区,经常走进社区给居民举办健康知识讲座,很受欢迎。

单位和单位之间,也在街道社区这个平台上,打破了“玻璃门”。水果湖街道上的武警消防中队想给战士建食堂,煤气管道要从隔壁的省地税局穿过,社区帮忙协调,解决了问题。

现在,驻区单位党员积极认领“微心愿”,参加社区义务劳动,结对帮扶困难户,开展专业知识讲座,给社区服务居民注入了资源。社区也竭尽所能服务驻区单位,帮忙调解矛盾,开展各类文体活动,无偿开放社区服务阵地等。

“加强各领域党建之间相互融合,从抓领域向抓区域转变,是城市基层党建最重要的变化。”武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余从斌深有感触。近些年的实践也让刘晓刚倍感振奋:“区域化党建和领域党建正互相渗透、互相促进,初见成效。如果在机制和载体上进一步完善,将有更大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