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周日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向图强而生 伴复兴而盛
——中国技工教育发展印记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打印]

岁月奔流,长风浩荡。中国技工教育在民族危难之时发轫,在新中国建设和改革开放之中发展,在民族复兴之路上兴盛,划出了一条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历史轨迹。

弦歌不辍,今更峥嵘。在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技工教育逐渐成为培养技能人才的主阵地。广大技能人才始终与民族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谱写了壮美华丽的乐章。

诞生在民族危难之际

福建马尾,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一块船政学堂的奠基石,昭示着历史的纹路。

19世纪中叶以后,中国进入了一个充满动荡与变革的时期。在“求强”“求富”的洋务运动中,1866年,左宗棠及其继任者沈葆桢在福建马尾造船厂中,附设了旨在培养造船、驾驶人才的船政学堂。

为了培养造船修船的技术工人,1868年2月,学堂增设“艺圃”,后分为艺徒学堂和匠首学堂。艺徒择优升入匠首,培养高级技工。中国第一所技工学校由此诞生。

“艺圃和过去传统的师徒教育不同,它坚持厂校一体、工学一体,具备了技工院校的基本要素。”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就业促进会原副会长陈宇说。

由于教学与实践紧密结合,艺圃创办5年之时,试行让制造专业的学生和艺圃学生“放手自造”舰船设备,“验其工程均能一一吻合”。这里先后制造出了我国第一艘千吨级轮船、第一台蒸汽机、第一艘钢壳网甲军舰等,成为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

自此以后,薪火传衍。教泽绵绵,蔚然成风。

“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能废除我们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

历史学家蒋廷黻1938年在《中国近代史》中的这一世纪之问,一语道破了此前此后百余年中华民族对科技的孜孜追求,也为技工教育的兴起提供了历史的注脚。

面对“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为救世、济民,众多仁人志士在技工教育方面展开探索,在历史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898年,张之洞创办湖北工艺学堂;1912年,实业家张謇在江苏南通创办纺织染传习所;1914年,张謇又出资创办了南通女工传习所;1918年,黄炎培等人在上海创办中华职业学校……

“这是近代中国追求民族进步、自强不息的一个缩影。先辈们不断探索,创造出先进的技能人才培养模式,让我们由衷地充满敬意。”人社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张立新说。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技工教育以旺盛的生命力继续发展,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作出了积极贡献。

1942年,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在陕甘宁边区创办了培黎工艺学校,将先进的工农业科学技术带到了大西北农村。

东北地区解放后,大连机车车辆厂技工学校、哈尔滨车辆厂技工学校等积极培养人才,解放区技工学校在校生共有2700多人,为新中国的发展积蓄了力量。

在服务新中国建设中蓬勃兴起

耿鼎,全国劳模。1947年参军。1950年,年仅16岁的他进入重庆一所技工学校学习,毕业后成长为高级工程师,担任昆明重机厂总工艺师至离休。他见证了技工教育伟大的起航时代——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在废墟上站立起来。历经多年战乱,失业成为新生的人民政权面对的一个棘手问题。

资料显示,彼时在北京、南京等大城市,失业人口均超过全市人口的四分之一。“共产党政权维持不了三个月!”打量着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一些国际人士这样妄言。

为破解这一问题,1950年5月19日,政务院举行第33次政务会议,通过《关于救济失业工人的指示》。随后,全国各地普遍开展了以工代赈和转业训练。

质疑与嘲讽,终被风吹雨打去。

“只有我们工人自己的政府,才会照顾得这样周到”。从1950年到1953年,全国参加职业训练的失业人员达15万多人,众多人通过培训获得了工作。生活有了保障,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度和满意度显著提高,有力地促进了人民政权稳定。

1953年,我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兴建156项重点工程,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激增,国家开始建立有计划培养后备技术工人的制度,技工教育开始进入蓬勃发展的崭新阶段。

构建起技工教育新格局——

1953年,政务院决定由劳动部门对全国技工学校进行综合管理。“一五”期间,国家相继出台《技工学校暂行办法草案》《工人技术学校标准章程(草案)》等,确立了我国技工教育的基本制度。1958年半工半读教育制度兴起,改变了我国单一的全日制教育结构。

培养了大批熟练技术工人——

建国之初,广袤的华夏大地上只有3 所技工学校。到1958年,全国技工学校发展到400多所,在校生近17万人。从1949年到1959年,全国共培养技工20余万人,通过各类形式培训技术工人800多万人,奠定了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工人队伍主体。

有力推动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

“革新成功‘单管喷吸钻’,使加工精度大为提高,效率提高了10至20倍。”在昆明重机厂的厂志里,记载着耿鼎的众多发明,这是他一生中600多项优异工作业绩之一。

“新中国第一炉钢水、第一辆汽车、第一艘万吨轮、第一架飞机的背后,都活跃着广大技校毕业生的身影。”山东劳动技师学院原党委书记崔秋立说。这一时期,技工学校培养的主要是四级和五级技术工人,有力地支援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在改革开放中飞跃发展

1980年,沿着父亲耿鼎的足迹,17岁的耿家盛考取了昆明机床厂技工学校,他没有意识到,一个技工教育飞跃发展的新时期已迎面而来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中国发展翻开新的一页。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同频共振,技工教育迈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1979年,《技工学校工作条例(试行)》颁布,进一步恢复和规范技工学校办学。同年,为解决技校师资的来源,国务院批准设立4所技工师范学院。1986年,《技工学校工作条例》颁布实施,技工教育走上规范办学之路。

1992年,技工学校招生由指令性计划改为指导性计划。同时,新兴产业迅速发展,技工教育在迎接挑战的同时,也明确了新的发展方向——

从1993年确定18所技工学校为第一批国家级重点技工学校,到1995年下发通知对申办高级技工学校进行规范;从2000年对技工学校进行改革,到逐步形成技工学校、高级技工学校和技师学院三个层次的培养体系……技工教育不断整合、提质,提高办学层次,取得了新的发展。

进入新世纪后,技工荒开始逐渐蔓延。面对我国制造业发展对技能人才的迫切需求,技工教育被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再次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

2003年全国人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高技能人才是国家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先后出台了国家助学金、对农村困难学生免学费等政策。2010年8月,人社部印发文件,提出了推进技工院校改革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极大地促进了技工院校发展。

乘势而上,不断攀登,技工教育作用进一步凸显——

“沈阳轿车制造厂技校三个实习工厂完成了轿车制造厂的生产任务,还创造了经济价值150万元。”1988年,一则新闻振奋了不少人。多年来,这样的新闻已不计其数。

“改革开放以来,广大技工院校不仅培养技能人才,而且还承担企业职工、下岗失业人员以及其他社会人员培训任务,并提供职业技能鉴定、公共实训等综合性服务,在促进中国经济飞跃式发展、劳动者就业创业、农村劳动力转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职工教育和职业培训协会副秘书长李荣生表示。

春风化雨,蔚然成林,技能人才成为支撑中国迈向世界舞台的重要力量——

从技校毕业后,耿家盛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全能机床工,被誉为云南机械加工行业的“一把刀”。从技校毕业的王军,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称为“蓝领科学家”。技校毕业的徐强,创造了大型齿轮加工4级精度的全国之最,被称作“徐强精度”。

因时而进、因势而新。鼎新前行的技工教育,不仅成为我国职业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也成为世界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参与者和实践者。

新时代向世界技能高峰迈进

中国是世界制造业大国,为何却无法自主研发和生产一个小小的零件?近年来,“圆珠笔之问”,问出了中国制造业的短板。

“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我们的人才基础应该是技工”。党的十八大后,处在崭新历史方位,技工教育又一次被赋予了光荣的使命,为推动中国制造“品质革命”奋力前行。

顶层设计不断完善。中共中央、国务院《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提出,大力发展技工教育,支持技师学院建设。2016年,人社部出台《技工教育“十三五”规划》,为技工教育事业发展描绘了新的蓝图。

服务国家战略更加有力。围绕创新驱动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技工院校新增了无人机应用、智能机器人、3D打印等一大批新专业和专业方向,着力加快培养新兴产业亟需的高技能人才。

高端引领方向更加聚焦。2014年,人社部印发《关于推进技工院校改革创新的若干意见》,明确技师学院主要承担通过学制教育培养高级工以上技能人才任务,属职业教育高层次技能人才培养范畴。2012—2016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近70亿元,带动各地加大投入,提升了技工院校整体实力。

一个具有中国特色和世界水平的技工教育发展体系已然成型——

2017年,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办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中国代表团高居奖牌榜和金牌榜首位,其中出自技工院校的奖牌占比为64.2%,金牌占比为60%。

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490所。技工院校在校生338.2万人,其中,高级工、预备技师和技师班在校生为127.5万,占在校生总量的37.7%。广大技工院校形成了鲜明的办学特色,社会影响力不断提升。

让青年技能人才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记录下社会发展的脚步——

“选择技工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21岁的阿木约布来自四川凉山。2015年,原本辍学的他在珠海市实施的技工教育对口帮扶下,经过珠海市技师学院与凉山州农业学校共同培养,掌握了一身过硬的技术。2017年,他毕业后留在珠海,成了一家公司的车间班组长。

“技工教育为众多有志于学技能的孩子特别是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了实现梦想的机会,斩断了贫困代际传递。”河北邢台技师学院院长荀凤元说,技工教育具有人力资源开发属性和就业属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推动力量。

人才辈出,群星璀璨,撑起中国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坚实一跃——

上世纪二十年代有人在哈尔滨推广拖拉机时,既无拖拉机手,也无熟练的维修人员,结果拖拉机成了一堆废铁。有实业家哀叹道:“吾国各业之不振,皆由于缺乏适用人才。”

今天,在技能人才的助力下,“天眼”探空、“蛟龙”探海、神舟飞天、高铁奔驰……一批重大工程稳步推进,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站在历史交汇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胜利在望,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恢宏大幕正徐徐拉开。朝着新目标,技工教育正稳步前进。


那些年,他们在技校的日子

我是1985年初中毕业后开始学的技术。当时,学一门技术,有一技之长,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全社会都很看重。我选择了焊接专业。学校除了文化课以外,还有专业课,如机械制图、金属工艺、工程力学、焊工工艺学等。这让我很早就接触了制造工艺。尤其是下厂实习,在火热的工业生产中,打下了扎实的技能基础。工作第二年,我就在全厂技术比武中获得了“焊接状元”称号。技工院校培养了大量高技能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孕育大国工匠的摇篮。

——谢元立,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技师,曾获中华技能大奖、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一系列荣誉

在技校学习,不仅让我学到了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也学到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匠人。我是干车工的,才学习时,感觉还是非常苦的,划破手指不稀奇,每天累得浑身疼,但技校的氛围环境熏陶着我,要把工人群体优良的作风、优秀的技能传承下来,积极好学,追求上进,把工匠精神发扬光大。这些精神一直支撑着我不断往前走,对个人成长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张全民,河南平高集团高级技师,全国劳动模范、中华技能大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1989年我初中毕业,进入了北重集团技工学校。那时技校分数要求还挺高的。技校根据企业需求办班,一个学期中一半的时间要在实习厂里实操。当时学习有很好的激励机制,学习成绩不光和走上岗位后的工资待遇挂钩,毕业后挑选工作岗位,学习成绩好的优先去挑选。所以,实习厂里的车床从来没有闲着的时候,大家都抢着去训练,积极性很高。这对于促进年轻人积极向上、健康成长作用非常大。

——郑贵有,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全国技术能手、全国劳动模范

我1986年初中毕业时,中专、高中、技校都考上了,最后选择了技校。因为我们家兄妹三人,家庭负担比较重。技校针对企业需求专门培养人才,毕业后可以直接工作。所以,我们兄妹三人,都选择了上技校。大家上技校有动力,学习都很勤奋,技术能力和水平都提高很快。上技校不仅让大家“有业可就”,还通过掌握的技能为社会服务,实现了自身价值。光我们那个班,就出了两位全国劳模。

——高森,国家电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高级技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全国创新争先奖获得者

我是个90后,初中时因为贪玩,失去了上高中的机会。但我动手能力很强,于是选择了到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数控专业学习。学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有非常好的设备,注重实际操作,毕业以后可以直接应用于实际当中,就业也有保障。在学校我有机会参加了世界技能大赛,取得了满意的成绩,现在我已留校任教。上技校改变了我的命运,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钟世雄,广东机械技师学院教师,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制造团队挑战赛项目金牌获得者

(本网记者孙忠法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