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透过竞选海报看德国大选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打印]

9月24日是德国联邦大选的日子,竞选海报成为了各家在最后时刻进行公共宣传的核心手段。在大学城海德堡,无论在市中心的广场上,还是诗情画意的内卡河边,各大政党的竞选人照片以及竞选海报鳞次栉比。管中窥豹,透过这些竞选海报,各大政党的政治主张及策略也可略见一斑。

社民党“环顾左右而言它”

在海德堡主火车站对面的广场上,几条有轨电车南来北往,在此中间的空旷地带,社民党的竞选标语赫然入目:“Das Soziale wieder zurück in die Politik(将社会要素重新纳入政治)”。弦外之音直指以默克尔为首的基民盟政治主张。显然,社民党认为,在默克尔执政期间,其政治主张过分聚焦“市场经济”,却忽视之前的限定词“社会的”,致使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天平出现一边倒的现象。默克尔执政期间,德国经济发展态势良好,各项经济指标健康稳定,多为国人津津乐道,这一点就连社民党人也不能视而不见。所以,社民党人的策略只能“环顾左右而言它”,再次重申“社会要素”——即德国社会市场经济模式中的社会保障、社会公正和社会和解的重要性。

主打社会公正牌的并非只有社民党一家。自民党也非常强调平等公正,只不过在这样一座大学城,其所指似乎更有针对性。在海德堡大学的医院校区,马路上高悬自民党的竞选标语——“人人都有资格获取联邦教育促进助学金,这和父母无关”。众所周知,联邦教育促进助学金只发放给家境不很富裕、父母难以承担子女读大学费用的大学生,也就是说和父母收入直接挂钩。2016年8月,德国曾对此进行了调整,提高了助学金的比例和金额,但显然在自民党看来改革力度还不够,因此其政党候选人——一位英姿勃发、但略显腼腆的青年才俊更要以此大做文章。

新锐政党大多用语激进

异军突起的另类选择党和左翼党雄心勃勃,在海德堡地区颇为活跃。数个周末以来,这两大政党分别占据海德堡的枢纽中心——俾斯麦广场一隅,摆摊设点,为民众咨询,也不时地有路人驻足。有人或许只是对摆放在桌上的纪念品感兴趣,但也有人认真严肃地与党内人士交流,了解其政治主张。

相比较而言,左翼党似乎没有别具一格、能深入人心的竞选口号,那一行小字“为所有人争取社会公正与和平”并不太起眼。而主张民族利益、反对接纳难民的另类选择党总是高调先行,其竞选标语也极其彰显其特色。在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广场上,“强化德国农业”的标语映入眼帘。看来,这个标榜绝不融入主流的政党的确另辟蹊径,以振兴农业、拉拢德国农民作为突破口。另外,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一直是另类选择党的“王牌”,这次也不例外。在横跨内卡河的特奥多尔·豪伊斯大桥上,似乎一夜之间,桥上的路灯上都悬挂上了他们的标语,如“停止难民混乱”等,但是标语悬挂之高,非仰头不能视之。

海盗党(Piratenpartei)和德国马列主义党(MLPD)在内卡河边也占有一席之地。成立于2006年的海盗党是一个充分利用网络平台积聚人气的新党,但即使在新媒体上备受推崇,传统拉票方式亦不能被放弃。他们的竞选海报选用干净的白色为底,标语则采用时尚而醒目的紫色,间配有温暖而沉稳的土黄色,形成鲜明对比度。海盗党为筹备2017年的联邦大选也提出了一系列的竞选纲领,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不要让2018变成1984”,即保护个人隐私,反对国家出于任何目的对人的思想、行为进行监控。

德国马列主义党行动略显迟缓,在大多数政党已高悬起竞选标语之后,才姗姗来迟。该左翼激进政党主张环保、创造就业岗位、接纳难民、妇女解放等议题,以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追究环境罪犯——VW和RAG等的刑事责任”,在一张竞选海报上,他们指名道姓将汽车生产商大众和能源企业RAG列入破坏环境的黑名单,这不同于大多数政党的竞选海报,足见其激进特性。

只有基民盟敢用“我们”一词

和尚需网罗人气的新兴政党相比,德国老牌政党——社民党和基民盟似乎无需太多的竞选标语,面带微笑的竞选人照片似乎已是最好的竞选招牌。

虽然,基民盟陆续在老城区里悬挂出 了今年的竞选纲领,如“强大的经济和稳定的工作”“秩序与安全”“更加尊重家庭”……不同于另类选择党选用语气生硬的动词不定式结构来表达自己的政治纲领,基民盟的话语表述显得温柔而更能滋润人心。似乎也只有基民盟才有底气在其竞选口号中使用了代表德国大众民意的“我们(wir)”一词:“Für ein Deutschland,in dem wir gut und gerne leben(为了一个我们愿意在其中生活并且生活舒适的德国)”。言外之意,在默克尔执政的12年间,虽然政治与经济危机不断,但总体而言,德国人生活质量未曾下降,德国人在德国生活的意愿未曾降低,那么当选民仔细衡量与评估之后,得出“我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好”以及“我们喜欢在这里生活”的结论,人们又有什么理由不选择这个政党再次执政呢?

 (摘编自9月18日《文汇报》 陈虹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