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科学的春天是这样到来的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5日 [打印]

1977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四人帮”倒台,全国都洋溢着欢欣鼓舞的气氛,群众奔走相告,认为变革的新时代即将来临。但另一方面,极“左”路线的继续推行,“两个凡是”成为指导思想,又使得人们感到迷茫。

在这种背景下,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就成为拨乱反正的突破口,改革开放的序幕。

邓小平:“一个字也不要改”

1977年的秋季,复出后的邓小平首先邀请数十位著名科学家和大学教授来到人民大会堂,认真听取科学家和教授们对恢复和发展中国科学和教育事业的意见和建议,这就是著名的“8·8座谈会”。

在这次座谈会上,提出了恢复高考制度、改善科研人员待遇等问题,邓小平严肃地批判了“四人帮”关于“臭老九”的说法,表示“知识分子的名誉要恢复”。

1978年的3月18日,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全国各地共组成了32个代表团,有5586名代表参加。

会议上,邓小平明确提出了“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肯定“知识分子、科技人员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重申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大会澄清了长期以来束缚科学技术发展的重大理论是非问题,打开了“文革”以来长期禁锢知识分子的桎梏。

邓小平讲话结束后,全场掌声经久不息。与会的科学家们欢欣鼓舞,有的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邓小平的这篇讲话稿,由吴明瑜和林自新两人执笔起草,集中提出了有关我国科技发展全局的一系列重大战略、方针、政策问题。在最初提交审核时,曾被质疑引用毛主席的话过少,马列主义水平不高,起草小组向邓小平请示,邓小平的回答十分干脆:“一个字也不要改!”

但华国锋演讲的主题,却是强调阶级斗争为纲、强调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强调知识分子需要继续改造等等。经过华国锋这么一讲,大家的心情很沉重。

一波三折的闭幕式演讲稿

面对这样的气氛,会议组织者在3月25日碰头时,提出增加闭幕式演讲。当时新上任的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童大林提出,请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做闭幕式讲话,给大家鼓舞士气。

当时已经86岁高龄的郭沫若重病缠身,让他亲自来写这个发言稿是不可能的。会议文件起草小组成员之一、原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干部胡平此时提议,让刚刚发表了著名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的作家徐迟来完成稿件,大家同意了他的建议。

徐迟一口答应,并在第二天就交出了稿件,然而徐迟的文章虽然富有诗意,浪漫但松散,发表在报纸上可以,作为大会闭幕式上的正式结语,大家认为并不合适。

万般无奈下,童大林提议“不考虑在外面找人了,就在我们内部找吧”,主管文件起草的吴明瑜推荐了胡平。童大林更是直接下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时间紧迫,又是为郭沫若代笔写讲话稿,胡平怔了一下,脱口而出:“我不行。”

吴明瑜明确告诉他:“我们已经考虑过了,你行,可以写好。”

吴明瑜这么一说,胡平只好答应下来。

胡平问:“什么时候交卷?”

吴明瑜回答道:“当然越快越好,最晚不能超过讲话的前一天。”

公交车上收获灵感

胡平接下了任务。心事重重的他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反复勾画着文章结构。他了解科技界的情况,也得到吴明瑜的建议。但是却缺少一个主题,将这一切连贯起来。

此时他睁开眼看向窗外,惊讶地发现,路边的柳树已经成荫,曼妙的绿色枝条随风摇摆,到处是一片鸟语花香的春天景象。突然,灵感浮出,春天是转折,是突破,这次科学大会正是科学的春天到来的标志!

回到家中,胡平写出了《科学的春天》草稿,他分析了郭沫若的身份和写作特征,以郭沫若的感悟,说明了政治和科学的关系。又从自身劳改的经历出发,痛斥“四人帮”对于知识分子的迫害,还谈到了科学的本质和科技工作的特点。

当晚,狠狠抽掉了三包烟,胡平一夜未眠,天拂晓时就带着稿子回到京西宾馆。经过了领导小组的审阅,一致认为演讲稿写得不错,决定采用。文章打印出清样后立刻送到郭沫若手里,病床上的郭沫若读完后,用颤抖的手郑重地签上“郭沫若”三个字。

闭幕式上,大会邀请了著名播音员虹云来朗诵这个发言。在抑扬顿挫、饱含激情的演讲下,鸦雀无声的会堂慢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摘编自9月26日《科技日报》微信公众号 岳靓/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