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9日 星期四
致读者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被“召回”之后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03日 [打印]

召回,让49岁的乡镇干部陈林广成为家族、朋友圈里的焦点。

而在此之前,他是掌管一方的镇长,眼见自己的政治生涯遭受挫折,他一度心灰意冷,对基层的很多事也懒得再管,想当几年太平官,乐到退休。

召回,是黔西南州对庸懒散软的干部教育管理的手段,被召回后视反省和改正情况待岗、转岗、降级、免职、辞退。

召回后的老陈,在饭桌上时常被老爹骂,回家还要被老婆骂,就连在外地上学的儿子也特地发来信息:老爹哦,以后做事可要认真喽。

感谢组织的“当头棒”

和陈林广同时被召回的还有万峰林街道办主任刘洋,他因为对辖区内焚烧秸秆督查不力被游客举报,当初感到满腹委屈。

上级组织部门领导来谈话时,刘洋表达了怨气:“当时正值下班时间,再说街道又不是执法部门,没权力禁烧秸秆啊。”

组织部门的领导回了他十二个字:端正态度、放下包袱、反思整改。

在市委党校待了一周的时间,刘洋也没弄清楚自己要反思些什么,直到几个同期培训的干部提醒他:你要多听听游客对景区的评价。

刘洋的辖区内有国家4A级景区万峰林,每年接待百万观光客,当他听到不少游客亲口跟他说,烧秸秆让景区黑烟滚滚,青山绿水变成了黑山恶水时,刘洋才感觉自己的脸像被打了一样。

这名“85后”干部开始倾听别人的看法,办事处搞接待时,一位外省的大领导凑到他耳边:“万峰林如果能升为5A,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多有成就感。”刘洋被点醒了,景区是他的脸,更是黔西南和贵州的脸。

陈林广和刘洋不同,在基层一线摸爬滚打30多年,矛盾纠纷、上访扯皮的事见得多了,推拖甩的习气他多少沾染,对于召回他心里很服气。

跟老陈同期培训的一个林业局局长,因为没认真反思整改,被撤了职,加上老陈的家人每天都在他耳边滚动督促,老陈发誓不再当“油条官”,让家人再丢脸子。

当安龙县委书记邓兴义找他谈话时,他一把握住书记的手:“感谢组织的当头棒啊,在岗位上不好好干,以后再想干都没得机会喽。”

陈林广和刘洋都注意到,和自己一同参加培训的有市直部门一把手,也有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他们明显地感到:干部能上能下真的不是一纸空文!

找准自我定位

“你去哪儿我都相随,就像鱼儿离不开水。”兴义市地税局某分局局长老钱在快退休的年纪找到了自己的那汪水。

两年前,市地税局开发了网上业绩晾晒平台,通过评比打分,争先创优。而老钱却因此被下了课,原因是没及时学习信息技术,不会在网络平台上晾晒工作内容,岗位也渐渐不能胜任。

50多岁了,工作能力不比小年轻,但是老钱尚有一腔热情,再加上多年和基层打交道,嘴皮子溜,人也有亲和力能服众,是机关里公认的“接地气”的干部。

在贵州,最有可能影响全省同步小康的贫困县排行榜上,黔西南占了3个。老钱突然来了灵感,他主动请缨到贫困村担纲“第一书记”,请求一提出便得到组织同意,走马上任后,老钱如鱼得水,半年里就拉来了不少项目支持,赢得乡亲口碑。

“干部也是普通人,要找准自我定位。”刘洋感慨道,“组织替我们把快坏掉的零部件重新维修一番,再推上路程,走多远还要看自己。”被召回后,刘洋组织街道同事全员坚守,哪里冒烟就第一时间扑灭,景区没再发生因焚烧秸秆的投诉。

陈林广则采取“对症下药”治拖甩,在戈塘镇首推干部、党员“双星”管理制,被摘星降级的干部和党员要在大屏幕上公开亮丑,而在星级评比中得分较高的干部和党员会受到表彰奖励。如农村先进党员陆发言就因此获得4万元的扶持资金,成了村里养牛带头人。

陈林广的“双星”制得到安龙县委的认可,现已在全县范围内推广运用,这是他引以为豪的事情。

在黔西南州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建勋看来,干部召回是个引爆点,炸的是懒政惰政,震的是庸懒散慢浮的干部,他有个形象的比喻:“树苗歪了就要及时扶正、培土,如果等倒了再扶,可能来不及喽。”

自己放弃自己才丢脸

很多干部在被召回之初都有情绪,一位不愿具名的组织部干部透露,见过当场嚎哭的,也见过情绪失控的,可是在教育培训后没出现一起申诉的。

原因为何?在分析黔西南州被召回干部的群像后,记者发现,干部召回其实是一项“将倒即扶”的政策,力求堵死干部向后的路子,打通向上的通道,同时甄别出一批自甘堕落的干部。

像陈林广、刘洋、老钱这样能干事、愿干事的干部,虽然一时丢了脸子、挪了位子,可是从长远看,得到的绝对比失去的多。

曾担任贞丰县沙坪乡组织委员的王某,因工作慢浮拖被召回,并免去了组织委员职务,降为科员,是近年贞丰首例被免职降级处理的副科级干部。

如何应对职业生涯的突来“转折”?王某向组织交了一份这样的答卷:免职降级后,他驻帮烂泥沟村,通过调研发现老百姓出行难、吃菜难,他帮扶修建了9公里的公路,动员种植了200多亩蔬菜,并现身说法,成为贞丰党校召回培训班的特殊“讲师”。

“降级免职并不丢脸,自己放弃自己才丢脸。”王某说。如今,组织再次委以重任,他被调整担任党政办主任。

“当时我坐在第一排,桌子上还有名牌,我低着头上了一节课,一下课我就端着一杯茶跑到隔壁躲着。”被召回培训的第一天,晴隆县光照镇计卫中心负责人黄某形容自己“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脸像被火烤着”。

经过几天的学习和反思,他写下一篇题为《掩面而来 直面而归》的心得,其中提到“有意无意的放松、忽视和不以为然,才导致了今天事态的严重”。

2015年2月,黔西南州的葱茏山水沐浴在新春暖阳中,回炉淬火后的陈林广和刘洋,几乎同时迎来新生——走马上任,到不同的乡镇担任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