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周二
小书记的大舞台
2017年08月31日 08:26:15
张一

提起盖明权,村里人更愿意叫他“小书记”,一是因为他年龄小,入村时候只有28岁,是第一书记中年龄最小的;二是级别低,是当时唯一一个科员级别的第一书记;三是个子小,看上去更像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当然,这里面还有一层村民们没有明说的意思,就是没瞧起这个毛头小子。

黑龙江双鸭山市集贤县升昌镇永华村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村,前任村支书欠了一屁股债跑了,现任村支书与村主任每天被村民讨债推不开门。就在这个时候,双鸭山市委选派的“第一书记”盖明权进了村。在入村走访过程中,更多的问题暴露了出来:村里自来水是黄泥汤,多年无法饮用,洗衣服都洗不干净;村里手机信号差,移动电话得移动着打;村里路况差,进村路道窄弯急,错不开车;农田路坑洼不平,农民种地收地不方便……小书记没被困难吓着,他觉得,农村这个广阔的舞台,给了自己施展拳脚的好机会。

盖明权(左一)带领党员开展环境整治

让村民吃上放心水

起初,盖明权想快刀斩乱麻,跟村干部硬碰硬。为了让自己“说了算”,小盖曾找到过县领导,试图让领导发话撑腰。但是领导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这是农村,机关的那套办法不好使,想解决问题要让村干部和村民打心里信任和接受自己。”

接受了“教育”的小盖开始反思自己的工作方法,要想在村里立住脚,关键还要先干出点实事。想清楚了的盖明权首先从村民反映最多的吃水问题入手。几个月里他领着村干部数十次往返于市县乡之间,终于在县水务局的帮助下为村里安上了净水设备,让村民吃上了放心水。不久,盖明权一直奔走的手机信号问题也得到了解决,村里建了信号塔,村民再也不用为打不出电话而犯愁了。看到了实效,村里的党员群众开始慢慢向盖明权聚拢,有事没事喜欢去他居住的村委会办公室找他聊天,渐渐地他在村里说话“好使”了。

盖明权为村民免费送医送药

要想富先修路

村里想修路,但没钱没人工没项目,但盖明权深信“办法总比困难多”。缺少资金,他多次跑县交通局争取来1000余方砂石;缺少人力,他亲自带领村“两委”成员和党员出义务工。就这样,经过一个月时间的努力,修垫了2000余米的道路,连同农田路都修整了一遍。路修好了,盖明权减了十多斤体重,晒爆了一层皮,黑得跟庄稼汉一样。修好了路,盖明权又盯上了村里的办公和活动场所,县委组织部支持了5万元,但距离盖明权的要求差得还很远,没有钱就自己出人工,他又带着村里党员干部亲自动手改造村委会办公室,还铺设一个健身小广场。

从国土局出来的盖明权对土地边界异常敏感,他发现一块权属在本村地界内的一条废弃壕沟被外来户圈占垫平,建起了养殖场,他查阅了相关法条后找到了养殖户,几个回合下来,为村里要回了几万块钱,以后每年还能定期收土地租金。有了钱,还了债,发了补贴的村干部个个喜上眉梢,都说小盖书记是个大能人。

广开致富门道

村里基础设施好了,盖明权又开始关注村民的扶贫增收。他根据村民学习的意愿与实际情况,联系就业培训中心实习学校到村免费培训,使135人获得了国家认可的中级等级证书。他还自费带领村民到吉林、哈尔滨、牡丹江等地的农村学习考察,拓宽种植思路,学习先进经验。同时,他还组织70家农户建成了2个种植合作社、1个生猪养殖合作社,经济效益增长近100万元。充分发挥“合作社”带动作用的同时,他大力推进种植业调整,发动农户种植瓜菜等经济作物2000余亩,种植大豆1500亩。3个合作社成立以来通过团购农资、集中农机作业替村民代耕等节约资金6万余元,社员盈利增收3万余元。同时,他还邀请社会爱心人士到村里为贫困村民送医送药,到村里小学为孩子们送书送文具。一年多的时间下来,盖明权在村里的威信建立起来,村两委心甘情愿地跟着小盖书记干。村支书韩全说:“从小盖书记来,我才知道,原来村干部还可以这么干……”

现在的小盖书记在村里说话不用领导撑腰也是“一言九鼎”了。去年秋季禁止烧荒,小盖书记一纸禁令,永华村没有一起烧荒的,连外村捡苞米的都不敢来永华村烧荒捡地。村里一位老党员,提到盖明权,一挑大拇指,“我们小盖书记,真是盖了!”

(本文由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委组织部推荐)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