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捉死斑鸠”的人
2017年08月14日 16:07:15
胡明珠

马以锋,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1993年师范毕业后,分配到湖北省枣阳市琚湾镇政府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多年。这些年里,他在办公室做过办事员,任过总支副书记、党政办副主任、经济发展办主任,现任琚湾镇组织干事,具体从事基层党建工作。

每天他总是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等同事们来上班的时候,他已经将前一天繁忙工作留下的杂乱桌面收拾整洁,地面打扫干净……他是年轻同志们亲切称呼的“小马哥”。可是最近,他却被人称作爱“捉死斑鸠”(湖北枣阳方言,比喻做事固执、不变通)的人,这事要从发生在今年4月份办理一件组织关系转接工作上说起。

马以锋核对党员基本信息录入情况

小关现在市畜牧局工作,2013年从部队退伍后,党组织关系就从部队转到地方。小关声称原来组织关系在镇畜牧服务中心,到市畜牧局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局机关过组织生活、交纳党费,只是没有办理组织关系转接手续。根据全市组织关系清理排查通知精神的要求,他前往琚湾镇办理组织关系转接手续。

在办理过程中,经过查询过去的记录,马以锋同志发现畜牧服务中心党支部在年度上报的党员花名册上并没有小关的名字,根据相关规定,马以锋同志未予办理。

“那不行,我退伍后明明转到了畜牧站,你一定要给我开介绍信。”小关急了。

马以锋耐心做政策宣传,基层党支部年报上查询不到党员姓名,其所出具的组织关系证明信也是不合规定的,并建议小关再查查当时的接转手续。

第二天,小关拿着畜牧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信来了,但马以锋还是没有给予办理。这次,小关在办公室发起脾气来:“你们这是不作为,‘耍弄’人,我有证明,为什么不给开介绍信?”同时拿出手机,播放前一天马以锋同他讲话的录音,声称有证据,不给办就告去。

马以锋安慰他坐下,待他心平气和后,又亲自带着他到畜牧中心党支部去了解情况,查询转接手续。经查发现,小关从部队转回时,在镇上开了组织关系介绍信,回去后交给了父亲老关(老关当时在畜牧站党支部分管党务工作,现已退休),后来就到市畜牧局上班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关忘记介绍信放哪儿了,新接手党务的同志又不知道事情原委,故花名册上没有小关的名字。无形之中,小关成了一名“口袋党员”。

马以锋同志耐心讲解上级关于“口袋党员”组织关系转接的相关规定,并请示市委组织部。组织部对此类情况做出答复:支部必须做出检查,说明漏报原因;党员个人必须带入党材料、补交党费(或交纳党费证明),方可予以办理。

过了几天,小关的父亲老关来了:“小马啊,我干了几十年工作,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镇委安排的哪一项工作我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支持。我儿子来转个组织关系,你都这样‘刁难’!这个事就这么难办么?”老关的话语中明显带着不满。

“老关同志,交情归交情,工作归工作,各是各码事,这是政策规定,是原则性问题,也是我的职责所在。”马以锋并没有因为老同志出面就“特事特办”。“老关,你是老党员、老革命,更要讲党性、讲原则,支持我们年轻人的工作呀!”

“你就是个‘捉死斑鸠’的人!”老关说不通就气愤地走了。

马以锋参加驻点村支部主题党日并讲党课

后来,马以锋将事情经过向镇党委组织委员杨兵同志作了报告,镇委及时派人做通了老关的思想工作。最终,镇畜牧服务中心党支部做了深刻检查,小关带来了党员档案和在市畜牧局交纳党费的证明,马以锋二话不说,立即为他办好了相关手续。

在原则面前不变通,他就是这样一个“捉死斑鸠”的人。

(作者单位:湖北省枣阳市委组织部)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