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大学生村官“爸爸”
2017年07月21日 16:30:52
郑东奇

受国家惠民政策的帮助,我们村大部分贫困户都得到了最低生活保障,基本实现了脱贫。但有一个特殊的家庭,10岁的张宇父亡母嫁、爷孙相依为命,经济上虽然获得了政府的救济,而情感上的贫瘠却是无法救济的。

作为大学生村官兼村支书的我,对这个小孩印象特别深。他特别坚强、特别懂事,圆圆的脑袋,一双清澈发亮的大眼,每次见到我都会甜甜地喊两声:“书记,书记!”然后笑着跑开。这是学他爷爷叫的,每次去他家,他爷爷总是热情地握着我的手,并称呼我为“书记”。孩子是天真无邪的,以为我的名字就叫“书记”。有次我听到他和其他孩子指着我说:“他叫书记,经常来我家,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他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田间活,爷孙俩一起干;家务活,爷孙俩共同担。但孩子的学习、情感的空缺却难以弥补。

我的妻子正是这位孩子的老师,经常跟我提起这孩子在学校沉默寡言,很自卑,没有了橡皮,都不敢找同学借。但更让人心疼的是每次写到关于父母的作文时,他都是交白纸。妻子本想关心地问他怎么不写时,他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地搓来搓去,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就是一言不发。妻子说他的成绩一般,因为缺乏学习动力,考得好,得不到父母的表扬,考得差,也没有人批评,就像别的小孩嘴里说的--“野孩子”。

当晚我来到张枧福老人家,告诉他张宇作文交白纸的事,老人家看着独自坐在昏暗的房间里,低头看着课本的孙子,沉默了良久,一双粗糙的手颤抖地握着我:“书记,我都快70岁了,像我这么大岁数的很多都去了,我该知足的,可苦的是孩子,我家就这根独苗,又这么懂事,在很多方面我又代替不了他的父母,再说万一哪天我身体不行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老人一边说一边掩面低声哭泣。我一时无言以对,只好说,党和政府不会不管你们的,你只管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暑假期间作者给张宇辅导功课

回去之后,我向妻子说了家访的情况,商讨到半夜,我们决定认这个孩子为干儿子,尽可能地给他父母的关爱、家的温暖。但又担心老人家不同意,经过再三考虑,我还是下定决心试试。利用周末带着学习用品和零食到了老人家里,一直难以启齿告诉老人家我们夫妻的想法,直到临行前才说出了来意。老人家激动地说:“书记,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上次我就有这个意思,但是我这张老脸不好意思说出口,怕给你们年轻夫妻带来麻烦,谢谢你们看得起我家孩子,我请我的亲戚和村干部一起到家喝个茶,请大家见证下!”我婉拒了这种隆重的仪式,便叫来孩子说:“张宇,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想当你爸爸,你愿意吗?”他先是一愣,一双大眼瞬间更大,疑惑地说:“可以吗?你们会认我这个没有爸妈的孩子吗?”我笑着说:“我就是你的爸爸,谢老师就是你的妈妈,谁说你没有爸妈啊!”他羞涩地笑了,然后点点头不好意思地跑开了。

刚开始几天孩子也许不太适应,再见到我时没到跟前就躲开了。后来有一次我看见他放学后在村委会的门口走来走去,像是在等人似的,我在门口叫了一声走了过去,他看见我红着脸,轻声地叫了声“爸爸”,便拔腿跑了。回家后,我正喜滋滋地想跟妻子说这事时,她却先说“儿子”叫她妈妈了!

教张宇干力所能及的农活,培养自立能力

因为是师生,又是“母子”,妻子与孩子的关系十分密切,不仅送孩子学习用品,买些衣服、小零食等,还在课外辅导孩子的学习,所以妻子能够时刻关注孩子的心理。现在,张宇在学校变得开朗起来了,遇到老师都会大声地问好,下课会主动和同学一起游戏、打闹,学习成绩也提高了一大截。

现在,他老远见着我就会大声地叫爸爸。我猜他是想让他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我是个有爸妈的孩子!”

(作者系江西省贵溪市泗沥镇泗沥村党支部书记  本文由贵溪市委组织部推荐)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