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周四
精彩这五年 虽苦也是甜
2017年08月21日 16:17:50
徐彦辉

今年正好是我从事组织工作满五年。五年中,每一天都忙忙碌碌、充实快乐。

本文作者与5周岁儿子的合影

儿子出生的那一年 我到了组织部

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这是我到组织部报到的第一天。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我孩子的出生。儿子于2012年4月21日凌晨出生,那天是星期六。临近中午,突然接到我所在镇党委组织部部长电话,让我周一去北京市大兴区委组织部报到,借调学习。

于是,我把妻儿扔在了医院,陪床的是我母亲。当时,母亲来北京不到一周,之前一直在农村生活,不识字。虽然我知道母亲会替我照顾好妻儿,但我还是担心刚做完剖宫产的妻子。妻子看出了我的心事,躺在床上就说了一句话:“你放心去吧,有困难我会让护士帮忙。”母亲也对我表示支持:“去吧,组织的话你得听。”

一到组织部,我就开始了无休止的忙碌。有时候一天都顾不上打一个电话问问孩子的情况。出院那天,母亲在病房抱着孩子,妻子穿着厚厚的衣服,忍着剖宫产伤口的疼痛,排着长队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吃惊地问她:“怎么你来办?家属呢?”“他啊,在组织部工作,忙!”中午,我请假1个小时接她们出院。医生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这样的老婆,我还是头一回见,可得对她好点!”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转眼五年过去了,我的儿子已满五周岁。妻子常告诉他:“你几岁,你爸爸就到组织部几年。”孩子有时就问我:“爸爸,你织好几年布是做衣服吗?”

在大兴区委换届的前一天,区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正在加班加点清点选票

别人笑我不“进步”,我心坦然天地宽

2013年7月我正式调到了大兴区委组织部。听说我到了组织部工作,身边的朋友、原来的同事经常对我说一句话:“到了组织部,年年有进步。”我知道,过多的解释并没有用,他们不了解。听到这样的话多了,我总是报之以微笑,心中坦然天地宽。

五年过去了,我依然是副主任科员。当初我离开镇机关时还是科员的同事,好几个都当上了科长,成了镇里的中层干部。现在见面,他们不再对我说“到了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而是说:“你要是不离开,早就当科长了。”现在,我不再报之以微笑,而是对他们说:“组织部是管干部的部门,组织部的干部都是甘为人梯的干部。”这次他们都信了。

有时,了解我的人也对我说:“你看,连资历比你浅、年纪比你轻的干部都得到了提拔,你怎么还在‘原地踏步’?”我总是喜欢用‘甘为人梯’来说明我们组织部的作风。甘为人梯,就要甘于奉献。我想,这也是我总能坦然面对别人“关怀”式问话的原因。

本文作者(左一)到非公企业益海嘉里(北京)粮油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与党员座谈

回忆这五年 虽苦也是甜

邻居住着一位老太太,从四川来京给女儿带孩子。我母亲也一直给我带孩子,所以两个人就熟识了起来。她女儿、女婿都在企业工作,每天下午六点半基本都能准时回家。有一天,母亲告诉我,那个老太太问她:“怎么看不见你儿子下班啊?”母亲说:“他啊,太忙。”

是,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组织部的工作。唯一的答案就是“忙”。回忆这五年的工作,准点下班的次数应该是屈指可数。可是我感觉我们忙得很值,忙得不亦乐乎,忙得精彩纷呈。

在这五年里,我参与了两次村“两委”换届。尤其是到了村委换届的时候,我们不但周末停休,还要24小时轮流值班。遇到选民登记、投票选举等重点环节,还要下镇入村检查指导。2016年,恰逢15年一遇的区、镇、村三级换届。这一年真是从年初忙到年末,从天亮忙到天黑。当我们超额完成了村“两委”换届指标,指导完各镇党委换届,做好了区委换届,我感觉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无法言表。尽管每次圆满完成各项工作之后,我身边的同事总有几个会病倒。但我们的一致感受就是:精彩这五年,虽苦也是甜。

(作者单位:北京市大兴区委组织部)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