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亲情小屋”暖人心
2017年07月31日 16:02:50
陈瑾

2014年3月11日,首个远教视频“亲情小屋”在湖北省应城市郎君镇程谢村建成。

留守妇女周蓉跟丈夫刘亚东视频聊天

在亲情小屋内,留守妇女周蓉正和远在广州打工的丈夫李亚东视频通话:“五一放假你回家不?”刚刚与远在深圳打工的爸爸妈妈结束视频通话的小松高兴地拉着村委会副主任陈幼霞的手说:“伯伯,以后我可不可以经常来这里跟爸爸妈妈视频聊天啊?” 看到这一幕幕温馨的场面,在场的党员群众都为之动容,市远程办的同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过去留守家庭与远在外地打工的亲人通讯极不方便,而今“亲情小屋”在郎君镇偏远村随处可见,“亲情小屋”内头戴红帽、身披马甲的青年志愿者,活跃在留守儿童、空巢老人身边提供着爱心服务。这一切的改变都得益于2013年一次调研。

留守老人正照顾睡着的孙子

记得那年冬天,应城市原远程办主任柴正学带着胡维和陈瑾一起去郎君镇西村村调研远教学用工作情况。调研时他们了解到:程谢村,是个纯农业村,远近都是田,村民们发家只能靠种地获取一些微薄的收入。于是,一些爱打拼的年轻人为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纷纷选择外出打工,不少家庭只剩老人和孩子为伴。

调研时,远程办的同志们偶然间听见周边村一位妇女正在跟村干部诉苦道:“老公去南边打工,因为工程大、工期急,我都快一年没见他了,也不知他过得是好是坏,总打电话吧,费用也贵。”大家转身又看了看农家书屋,里面的留守儿童流着鼻涕看书,无大人陪伴左右的孤单身影深深地刺痛着他们。大家默默地把这些话语、画面记在心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回到办公室,生性要强的老柴就发话了:“大家赶紧想,我们必须得为留守家庭做点什么。” 陈瑾说:“实实在在的桥我们是搭建不了,能不能从网络的心灵之桥这里想想!”经过好几天的探讨,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远教互联网+”这一多媒体手段。胡维提议,能否以我们远程教育站点为主阵地,加配高清摄像头和语音工具,借助远程教育网为留守家庭提供视频通话、心理辅导等温情服务,大家看可行吗?”

建议一抛出,有人提出顾虑:一是带宽等硬件条件能否具备,二是留守家庭能否接受视频通话这一新生事物。一行人陷入沉思。这时老柴把桌子一拍,对大家说:“还没做就打退堂鼓,这可不是我们组工人的作风,咱们先调查清楚再做可行性方案。”

在大家积极响应下,市远程办一班人兵分3路。白天,老柴负责联系市妇联、团市委、民政局等单位,了解全市哪些乡镇留守妇女、儿童的群体居多,而胡维和我就深入这些偏远村每家每户发放需求问卷表,切实摸准留守家庭的需求脉。晚上,大家集体针对留守家庭需求结合“远程教育互联网+”拿方案。经过几轮提案、否定、再提案,功夫不负有心人,经领导批准,首个远教视频“亲情小屋”成功在郎君镇程谢村正式落户。

志愿者带领留守儿童做游戏

随后3年时间里,应城市远程办一班人按照“一年50个”的推进计划,让150个“爱的小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每个乡镇,有近500多个留守家庭,近2000多名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享受到 “亲情小屋”为他们带来的满满幸福感。

(作者单位:湖北省应城市委组织部,本文由湖北省应城市委组织部推荐)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