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1日 周六
当企业经理遇到组工干部
2017年07月28日 14:53:00
张 慧

群祥公司是个牧草加工企业,农民的牧草运进去,做成草块运出来,卖给国内的养牛养羊牧场。这些年,国家在西部地区实施退耕还林政策,农民的土地种上了林木和紫花苜蓿。山青了,地绿了,农民却犯了愁。原因是紫花苜蓿漫山遍野却不能得到有效利用,大部分被农民当了柴禾烧,或者干脆撂到沟里。

小林经理是个头脑活便的人,他瞅准了当地的产出资源,办起了牧草加工厂,既利于增加农民收入,又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可是头脑再活便也解决不了缺钱的问题,生产规模有限,效益自然不好。

2014年,县上选派干部“进村入企”,给群祥公司派来了一位年轻人,组织部的张组织员。小林经理听说此事,头皮有点发麻:组织部的人嘛,管惯干部的人,来了不过是挑挑这毛病,挑挑那毛病,说是帮助困难企业排忧解难,还不是来这里当“婆婆”。于是暗地里向公司下面的人吩咐:“想办法打发他快走人!”

当地领导进行企业调研(右一为牧草公司小林经理)

张组织员来到公司,还带来了铺盖行李,一副扎老家的模样。小林经理先礼后兵,客气地握过手,对他说:“咱这里条件艰苦,干部您呆着受委屈。您不如就在城里呆着,上面来人检查,我替您说些好话得了。”

张组织员却认真地说:“经理这哪能行,组织派我来就是帮助咱们企业的。我来到这里,就是企业的一员,企业有什么困难,咱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小林经理说:“没困难,没困难。”心里想的是:我就是有困难,也不指望你能解决!

张组织员笑了,说:“林经理您这就见外了,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对咱们的企业做了一些了解。您要是没困难,农民拉苜蓿的车咋在厂子外面排长队呢?”

一句话说到了小林经理的痛处,差点流出了眼泪:“是啊,我没法收啊,去年给老百姓的白条到现在我还没兑现呢!”

接着小林经理道出实情:“办厂的时候,企业租用的是当地的滩涂地,想的是很快会办下来土地证,然后用土地证作抵押向银行贷款,有了钱啥事都好办。没承想土地证一直办不下来,就没法向银行贷款,挣的几个钱连工人的工资都不够开销,企业难着呢!”

 “土地证办不下来,问题在哪儿?”

 “在土管局那儿卡着。”

张组织员听了,就说:“听您这一说,我还真要回趟城,您等我的信儿。”

回到城里,事情办得并不顺利。他首先去找土管局长,局长说:“今年的计划用完了。”他问:“真用完了吗?”局长说:“真用完了。”他说:“那我去找县长。”

出了门,土管局长在里面骂了一句:“一个小小的组织员,牛皮得很!土地证是那么好办的?”

他真的去找主管土地的副县长。副县长听了情况,随即向土管局长打电话,说:“畜草产业是咱们县的支柱产业,应该给予扶持。群祥公司的土地使用证问题是县长办公会已经通过了的,也是符合国家政策的,难道你不知道?”

出了副县长的门,他又去找土管局长。土管局长脸色难看,说:“你告了我的状。”他诚恳地说:“局长,对不起!企业成了那个样子,我急。”

这边小林经理听说土地证的问题解决了,高兴得不得了,对下面的人说:“组织部来的张干部是真心帮咱们企业来的,往后谁要赶张干部走,谁先走人!”

进村入企干部在企业

这一年,公司敞开大门收购农民的紫花苜蓿,并且兑现了以前的白条。农民得了实惠,脸上的喜悦掩藏不住。公司的加工能力大幅度提升,利润向上蹿了一大截,还还了一部分贷款,上上下下也是喜出望外,干劲倍增。张组织员看到这情景,心里感到莫名的舒坦。

年底,他领小林经理到外面考察了一圈。回到家,他问小林经理:“您觉得咱们的企业还有什么问题?”“生产规模还是小。”“对。全国牧场的形势,他们急需的是青贮饲料,产奶多,育肥快,咱们能不能搞?”“能啊!”

第二年夏天,公司引进了一条裹包青贮饲料生产线。张组织员请来省上的技术员,安装、调试、搞技术培训,很快开动了裹包青贮饲料生产,效益增加了许多倍。

裹包青贮饲草

又到了过年的时候,全厂职工大会上,小林经理给职工发红包,他对着张组织员深深鞠了一躬:“张干部,我从您身上,看到了组织部干部的认真劲儿,扎实劲儿。您给群祥带来了生机、活力、吉祥,是咱们企业的贴心人,自家人!”

(作者单位:甘肃省定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宣传统战部)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