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1日 周六
姑娘,你咋是个汉子?
2017年07月18日 14:55:34
高永维

嘉伟,乍一听名字似乎是个男孩子,可事实上她却是位极清秀的女子。嘉伟是个女孩子,可一干起工作来,她就变成了“汉子”。

2017年2月,早春时节,寒意未消,不过嘉伟的心里热乎乎的。嘉伟的热是有原因的,县里从大学生村官和优秀村干部中选拔副科级干部,原本担任大学生村官的嘉伟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入选,成为了一名乡镇组织委员。

嘉伟在办公室工作

本来是喜事盈门,可嘉伟刚一上班,家庭就突遭变故。2月16日晚上,在临近村庄打工的母亲,回家路上突然被车撞出几米远,得到消息的嘉伟一下子蒙了,她手里抱着刚满一岁的孩子,趔趔趄趄地和好心人一起把母亲送到医院。好在,经过医院检查,母亲的脑袋和内脏并无大碍,嘉伟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母亲还在医院里住着,嘉伟就急匆匆回到了工作岗位上。镇里定好了2月21日召开党代会,本来镇里人手就少,嘉伟又牵头负责党代会的组织,她实在是没办法脱开身。母亲住院的半个多月里,嘉伟一共就到过医院三次。党代会胜利召开了,嘉伟觉得自己干得还不错。可遗憾的是,母亲落下了后遗症,到现在走路还歪歪斜斜的。嘉伟觉得对不住母亲,可通事理的母亲反倒一再安慰她。

刚刚结婚的嘉伟,把家安到了市里,老公也在市里工作。可是为了更好地投入乡镇的工作,也为了加班的时候方便一点,她撇下丈夫带着孩子回了农村的娘家。组工干部的工作多且杂,嘉伟手底下又没有办事员,很多工作她只能早起晚睡地干。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儿子小不懂事,搂着她的脖子喊妈妈、妈妈,嘉伟都是含着泪跑出门。

嘉伟在田间地头和村民攀谈

嘉伟也亏欠丈夫。任组织委员大半年时间,她只回过两次市里的家,看到不怎会做饭的丈夫每天晚上吃炸酱面,嘉伟的眼泪就忍不住簌簌地往下落。不能常常见面的两个人,只能等嘉伟工作忙完了视个频。一次视频的时候,丈夫一直戴着个帽子,嘉伟问,“在家里戴着帽子不热吗?”丈夫答,“新买的帽子,让你看看好看不。”可是第二天,丈夫依然戴着那顶帽子,嘉伟就知道帽子下“有鬼”。嘉伟匆匆忙忙赶回市里,丈夫的帽子下竟赫然藏着一个伤疤,原来丈夫工作中头部受伤缝了五针,可是为了不影响嘉伟的工作,他一直瞒着嘉伟。当时,嘉伟抱着丈夫痛哭流涕!

有了家人的支持,嘉伟觉得更要把工作干好。她以前没有接触过组织工作,一个新手要管好基层党建、干部考核、人员工资等一大摊子事,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可嘉伟就是有一股子韧劲儿,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不懂的业务知识,她就一遍一遍地学,就不厌其烦地问,镇里一共有42个行政村,对村里的情况不熟悉,周末她就一个村一个村地跑。

很多村干部看嘉伟是个娃娃,而且还是个女娃娃,一开始并不买她的账。县里部署党建巡查工作,嘉伟要求各村对照标准整改,很多村干部嘴上应诺着,却始终就是不见行动。嘉伟不信这个邪!她和村干部唠嗑话家常,和村民热情地打招呼,她一口一个叔叔、大伯、婶子地叫着,她盘腿上炕学着说庄稼话,她建了个微信群,年龄大的村干部不会弄,她就耐着性子一点点手把手地教。60多岁的老支书杜忠令说:“这闺女真是实干哩!”将心比心,村干部和村民都和嘉伟亲近起来,只要是嘉伟下村就总有相熟的人招呼:“闺女,到家吃饭来!”那一刻,嘉伟感觉心里暖暖的,更重要的是工作得到了支持,做事有了底气。

“娃,你到底图个啥,一个月那么点工资,忙起来没完没了,抛家舍业的值吗?”也有人对嘉伟的选择不理解。嘉伟总是微笑着回应:“组织信任咱呢,咱选择了就不能干孬!”这话绝对不是在唱高调,而是代表了所有组工干部的心声,竭尽全力也要干好,往小了说这是不辜负组织的信任,往大了说这是为了党的事业更好。作为组工人,咱骄傲呢!

姑娘变成了“汉子”,这不是生来坚强,这不是刻意假装,这是为了不辱肩头的使命,这是为了对得起组工干部的荣光!正是因为无数的男子汉和“女汉子”,组织工作才变得更美好,党的事业才不断开拓向前进!

作者单位: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委组织部

征文目录